一旁的王建民也学着我的动作,却被售票员看到了他的破绽,将他的身体一拉,建民人一挺,头超过了标尺,售票员逼着他补足了车票。这让王建民非常不爽,一路上尽怪我“门槛精”,我却数落他“戆嗒嗒”。

  下得车来,一问超高的人居然全被补了票,只有我例外,我有点沾沾自喜的,却被同学们一顿雨点般的“头塌”。

  进得公园的大门,我们就直奔大草坪,我摊开塑料布,就想吃面包了,被女同学一阵“饿煞鬼”的奚落,伸进书包拿面包的手又缩了回来,朱绿妹建议大家围成一圈做游戏:唱儿歌,丢手绢。我一听,学校春游的节目嘛,有点“小儿科”,不感兴趣自顾自走开了,一旁的“草原英雄小姐妹”的雕塑有三、五米高,我手脚麻利地攀爬了上去,在上面喊着叫着。顿时,游戏中的男生全部爬了上来,气得草坪上的四个女生干瞪眼。

西郊公园导游图西郊公园导游图

  午餐了,围着几块塑料布拼凑的“台子”,大家喝着白开水,啃着自带的干粮。有带馒头的,也有大饼夹油条的,也有粢饭糕、双酿团的。我吃的面包是粮店买的,一角钱加一两粮票一只,我带了两只,吃得津津有味的。你给我吃半只肉馒头,我给你吃半只面包,大家友好地交换着吃食。何金娣带着饭盒,茭白炒肉片,我用手指头去夹盒中的肉片吃,她把饭盒推到我面前:“把肉片拣掉吧”。我吃了几片觉得有点难为情就不吃了。草坪上的午餐丰富多彩,可陆小弟、余友康硬是去餐厅吃了“盖浇饭”。

西郊公园的儿童乐园西郊公园的儿童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