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毕,我们直奔猴山。猴子在假山上窜来窜去,一张张桃子型的面孔上嵌着两颗闪着金光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寻思着我们扔点给它吃。

  猴子那小小的鼻子又塌又扁,鼻孔却很大,一张尖尖的大嘴巴可爱极了,一身棕色的毛,仿佛穿了件皮毛大衣,猴子的动作十分敏捷,从这山头蹦跳到那山头,追逐打闹,在钢丝绳上倒竖蜻蜓,惹得我们纷纷扔东西给猴子吃,我用同学给我的馒头去掷一只红屁股的老猴子,没砸中,馒头直落假山下,几只小猴子在帮猴爸捉“老白虱”,猴妈搂着怀中的猴宝宝,见一只馒头落在眼前,瞬间,几只小猴子扑了过去,没吃到馒头的猴子却伸出毛茸茸的手向我们索取食物,又是一阵食品雨纷纷落在猴子身上,几只大猴子为了争夺食品打得不可开交。

猴山猴山

  看腻了猴子的精灵调皮,朱绿妹等女同学提出要去看孔雀,而男同学想去看河马,结果四对四来了个“乒令乓郎气”,男同学输了,只得跟着女生来到孔雀园。

  孔雀拖着长长的尾巴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尾巴抖得哗哗响,那漂亮的尾巴就像仙女手中的纨扇,小巧的头上插着一朵翡翠花,像镶嵌着蓝宝石的皇冠,任凭我们叫破喉咙:“开屏,快开屏,”几只孔雀却纹丝不动,我突然想起有同学说过,要用花布头引诱它,便叫大家都拿下头颈里的红领巾,一起朝着孔雀挥舞,几个女同学更是一手红领巾,一手花手绢拼命地挥舞,可能是五颜六色刺激了孔雀,一只孔雀终于开屏了,展开的彩屏像一把巨大的羽毛扇,尾羽上那些眼斑反射着光彩,又好像无数面的小镜子,孔雀开屏使我们的期待终于如愿了。

  没走多远,我被河中的一只河马吸引住了,脚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河马静静地趴在水中,只露出两只小耳朵和褐色的脊背,像是水中的沙滩,紧接着“哗——”的一声,河马上岸了,那庞然大物硕肥的身体下面竟是四只又短又粗的蹄子。当河马张着血盆大口吼叫的时候,它的嘴就像一只小山洞一样,我本想喂食的馒头却对准了它的大嘴扔了进去,“眼伙瞎准”。在同学们一片叫好声中,我却被一旁的纠察抓住了,严词责问我扔什么东西了,当同学们纷纷证实我扔的是馒头后,纠察才松开了他揪住我臂膀的手。

  “去看长颈鹿吧?”我摸着微痛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