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陪‘长脚’去看长颈鹿”,钱家媛应声道。那时,我在弄堂同龄人中算是长得高的人了,邻家不少同学都喜欢叫我“长脚”的绰号。

  老远就看见长颈鹿伸着长长的脖子啃树叶吃,“长颈鹿的身体好高哦”。王建民傻傻地自言自语。我们都抬着头向上仰望,长颈鹿四条腿又细又长,像一个踩高跷的杂技演员,走路慢条斯理的。长颈鹿脖子细长,头上有两只小小的犄角,大大的嘴巴,全身披着豹纹。大家都拿着树枝去逗引它,长颈鹿却不理不睬,也没有声音地看着我们。“没劲、没劲,还是去天鹅湖捉‘拿摩温’(小蝌蚪)吧”,陆小弟一个劲地催促着大家。我们蹦着跳着来到了天鹅湖旁。广阔的天鹅湖上自由飞翔的鸟儿,在湖里悠哉游哉的天鹅和憨态可掬的鸭子吸引着我们的眼球。

  很多人都曾有这样一张“西郊公园”标准照

  见不少孩子在湖边用小瓶子捉“拿摩温”,我也跃跃欲试,一手抓住树枝,一手去捞岸边的“拿摩温”。未料,脚底一滑,“嗵”的一声,摔进了湖里,我“咕噜咕噜”连喝了几口“天鹅”水,吓得绿妹、家媛、金娣几个女生大声喊救人,我才被不远处的游人一把拽起,幸好湖边水浅,才没淹没我,从岸边爬到草坪,我还惊魂未定,衣服全湿,俨然一只“落汤鸡”,狼狈不堪,只好脱下衣服,摊在草坪上晾干,湿漉漉的裤子粘在身上,还不时被同学一阵阵的嘲笑。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夕阳西下,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令人如痴如醉的西郊公园。这样的“穷白相”、“瞎开心”的美好回忆只能留在脑海里,永存心底了。

  1980年,西郊公园改名为上海动物园

如今的上海动物园正门如今的上海动物园正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