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好地给予困难群众医疗救助,如何更多地帮助“因病支出型贫困家庭”?今年以来,市民政局会同多部门展开密集走访调研,力求通过调整完善现有医疗救助政策,进一步缓解困难群体的现实困境。请听报道:

  [总共手术将近12万左右,自己自费7万]

  家住静安区的吴先生夫妇每月退休金合计近8000元,生活条件原本不差。但戴着颈托的他告诉记者,老伴因病经历了几场大手术,花掉几十万养老钱。自己年初发现的颈椎问题一拖再拖,最终还是上了手术台。尽管有关部门给予了“社区综合帮扶”,但难掩家中积蓄的捉襟见肘。如今老伴又查出肺癌,老两口对今后的日子感到心里没底。

  [生活开销现在就是真的要算着用]

  患恶性肿瘤的林先生是纳入医疗救助范围的低保户,去年住院手术十几万元,一站式医疗救助给了他很大帮助,自付部分剩下1万多,街道通过各类帮困政策叠加又为他解决了一半。可剩下的5000多元费用对年收入才1万出头的他来说依然负担不小。

  [不能不凭良心讲话,但仔细想想还是不够。如果看了病,生活就困难了]

  医疗救助是上海社会救助制度体系的重要一环,政策涵盖“特殊救济、低保、低收入三类对象”。2013年又提出“因病支出型贫困家庭生活救助制度”。市民政局救济救灾处王希说,几个月来从局长到处长分别带队到基层排摸情况,春节后还会同财政、卫生、人保、保监多部门前往外省市走访、借鉴。大量调研后感到,困难群众还希望在救助范围、救助标准、救助内容上有所扩容。尤其是“因病支出型贫困”家庭,希望在获得基本生活保障的同时,也能适度纳入医疗救助。

  [也是想能够把这部分家庭纳入到我们医疗救助的范围之内,另外也是想在现行的医疗救助政策做进一步的提升和扩面]

  就在上星期,救济救灾处副处长林婕带着相关方案设想,会同静安区民政局到基层听意见。

  [今天就想来听一听,我们出台的这几个政策,和你们了解的困难对象是不是对接,还有哪些是可以进一步完善和改进的]

  在现有医疗救助政策基础上做完善,帮助更多困难家庭,一直和居民打交道的街道工作人员还提出了很多具体想法。

  [我们很多低保低收入对象住院医疗需要收取押金,少则3000,多则甚至有1万的。在事前就进行一个救助,或者这类对象我们适当减免一些住院押金

  刚刚谈到自费,我的建议就是自费给保险公司做会更加好,药品目录可以大一点

  希望出台政策的时候更加细致一点,接地气,贴近老百姓实际]

  从特殊个案到普遍现象的反馈,从民政政策调整到跨部门联合出台新政的建议,调研会一开就是近3小时,林婕不断记录着基层声音。

  [三甲大重病住院押金这块,我们可以和卫计委、医保这块沟通一下。还有关于他们反映的自费这块,其实我们这次想通过商业保险的形式补充一下。后续进行一个需求调研,怎么样设计一款又能贴近百姓需求,也要符合政府初衷,不是什么都全包。争取年底有个成果,明年在全市推广]

  以上由东广记者汪宁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