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第一,位置第二,然后才是情怀

  可并非每一条后街都能像长乐路那样,迅速在江湖闯出名号,靠马路本身的品牌效应吸引到品质不输高档商场的消费群。

  今年6月,李臻的花店将迎来开业一周年纪念。去年,这位在英国攻读过金融硕士的“金领”毅然辞职创业,在愚园路定西路附近开了一家名为“Glamour Flower”的花店。店内商品和服务同店名一样有“魔性”:既售卖鲜花、仿生花、倒置后泥土不会撒的“高科技盆栽”,也承接建筑垂直绿化方案、家具店鲜花软装、“快闪店”布置等个案。

  为何最终选址在愚园路最西端?“有人气的商场租金贵,营业时间、经营方式限都制多,但在马路上开店只要不扰民,想通宵都行。”除却“自由”这一特色,李臻的回答可以说非常理性:首先考虑租金,其次是位置,最后才顾得上情怀。

去年6月,李臻将在愚园路上开设了自己的花店,一个集合多种植物服务的平台去年6月,李臻将在愚园路上开设了自己的花店,一个集合多种植物服务的平台
经过一轮更新的后的愚园路长宁段经过一轮更新的后的愚园路长宁段

  “大家都想在武康路、南昌路上开店,但一些沿街商铺光转让费就要一、二百万元,还要经过中介,真的负担不起。”李臻告诉记者,上海确实有非常多适合发展后街商业的小马路,但高租金和复杂的产权关系经常“吓跑”店主。

  相比之下,2015年开始街区更新的愚园路虽是后街商业中的“后起之秀”,但拥有通达百年的历史,西侧长宁段有来自中山公园商圈的人气,招商则统一由上海愚园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品质好的商户还能获得长宁区对创新创业者的扶持政策——关键是,李臻120余平方米的花店每月租金只有不到5万元,暂时还在这位年轻店主的“安全区”中。

  互联网对于正在冒头的后街来说,更像一把双刃剑。一位长乐路上的服装店店主向记者感叹,近几年参与“双十一”的品牌越来越多,线下服装生意大不如前。而另一家潮牌买手店的店主却告诉记者,“幸好开了网店,很多人都是在网上买了东西,再慕名到实体店来,互联网反而拉了线下商业一把。”

武康路,画面右侧为著名的老麦咖啡武康路,画面右侧为著名的老麦咖啡
周日下午,永嘉庭周日下午,永嘉庭
襄阳南路新乐路,PARAS COFFEE的限定店(Pop-up Store)开设在路口襄阳南路新乐路,PARAS COFFEE的限定店(Pop-up Store)开设在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