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则能帮助次级商业街迅速扩大知名度。“一条马路当红与否的重要标准就是网上到此‘打卡’拍照的人多不多,尤其是婚纱照。”李臻说,虽然中山公园人流量巨大,但枢纽型商圈的客流质量难免层次不齐,真正对生活美学、艺术街区感兴趣,愿意在愚园路进行消费体验的“过路客”并不多。因此,必须靠商户和街区运营方不断策划线下活动,然后到新媒体上“赚吆喝”,借此有针对性地吸纳目标客群。

  “在新冒出的后街开店,相当于对一条马路进行投资,此刻我就是愚园路的投资者,我看好这里的未来前景。”李臻告诉记者。

  除了商户发力,政府在后街经济中又该扮演怎样的角色?余明阳的建议是:做好基础设施,明确政策导向。

新乐路新乐路
周日晚间,长乐路成都南路周日晚间,长乐路成都南路
武康庭,红线处为“网红”咖啡% Arabica的排队围栏武康庭,红线处为“网红”咖啡% Arabica的排队围栏
陕西南路陕西南路

  其中,交通设施对后街的影响不容忽视。停车位设置、交通疏导方式改变、道路单行线划分、轨交和公交车站的可达性都对后街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甚至地铁出口的位置和朝向都要很讲究。”

  在政策导向上,政府要对业态持续引导,不能“拣到锅里都是菜”。余明阳表示,商业发展历来有“劣币驱逐良币”的特点,比如高档餐饮街上突然“空降”两家低端烧烤,虽然人流量可能增加,但最终高端餐饮、高档娱乐都会选择离开,而原本走精致、格调路线的街区也会进而转向低端。

  “假如业态过杂,最后还是要面临淘汰和洗牌。”借助打造“上海购物”品牌的契机,上海正好有机会,能够有序、系统地规划后街商业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