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盒子”与“小圈子”,让消费富有节奏感

纽约SOHO区来源:金牌资讯网纽约SOHO区来源:金牌资讯网

  国际著名消费城市对消费行为均有显著的吸引力、影响力和创新力。而一个地区若想树立独特的购物品牌,有人气、易吸睛的新品和潮牌作用不言而喻。

  潮流界公认的“宇宙潮牌”SUPREME目前估值已超10亿美元,其全球11家门店均为沿街商铺。虽然品牌大本营在美国纽约,但在日本却足有6家门店,东京就占据了其中3家,分别位于涩谷、原宿和代官山——均是日本乃至亚洲时髦人士密度最高的地方。每当有新品或限量商品发售,“排队”、“秒杀”等字眼就伴随着SUPREME出现,品牌门店也成为全球潮人们争相“朝圣”之处。

新品发售日,日本东京SUPREME门店排队场景新品发售日,日本东京SUPREME门店排队场景

  视线回到上海。如今“魔都”潮牌聚集度较高的区域均为中高档商场,如淮海中路环贸广场地下二层就一口气集中了NPC、STAGE、STAYREAL、DEBRAND等多个明星潮牌,静安寺芮欧百货更是囊括了A.P.C。、ACNE STUDIOS、MSGM、OFF-WHITE等炙手可热的国际潮流品牌。

上海环贸广场地下二层潮牌街上海环贸广场地下二层潮牌街

  一时间,昔日以长乐路为标志的上海“潮牌街”似乎都被大型商业体“收编”。曾供职于某港资大型商办综合体品牌部门的白领顾小姐对此略感惋惜,在她看来,这些支马路店铺都是上海土生土长的产物,同一般外贸服饰店大有不同。

  “上海要打造购物品牌,成为国际时尚都市,不能只有新天地、南京路和淮海路这些熟面孔,还要有很多本地特色鲜明但也结合了国际潮流的‘小圈子’。”

  与后街这样的“小圈子”相对的,就是大型综合体这些“大盒子”。无论是南京路、淮海路还是静安寺、人民广场,“大盒子”的背后都有盘根错杂的支马路,为中规中矩的综合体提供有趣的补充。如打浦桥日月光北侧的田子坊,就是上海后街经济的典型代表,居民、艺术家、消费者和游客自下而上地聚集,造就了具有韧性的本土商业形态,打破了“你有我有、千店一面”的传统商圈格局。

工作日晚间的永康路,昔日“酒吧街”的喧闹一去不复工作日晚间的永康路,昔日“酒吧街”的喧闹一去不复
嘉善路上业态非常传统的水果铺嘉善路上业态非常传统的水果铺

  另一条背靠“大盒子”、也曾“潮”过的后街永康路,于2016年8月启动了大规模业态调整,花了近一年时间从嘈杂的“酒吧街”变身遍布甜品店的“小清新”,用“牺牲”人流量更大的酒吧餐饮换来商业与居民区的相对平衡。不过,商业专家指出,历史风貌区支马路内兴起的“小清新”业态,在上海整体商业环境中仍非大众,目标客群还是集中在消费能力强、对景观和体验有需求的年轻人、外籍人士和部分游客中。

永康路嘉善路永康路嘉善路

  那么,后街应该怎样成为主街的有力补充,而非可有可无的附庸?余明阳表示,伦敦、纽约等国际都市的成熟商圈大多为“主街+后街”形态,大商场与独立店铺有主次、有节奏地相互穿插,给消费者喘息之机。他特别提到,吴江路作为“餐饮一条街”,道路结构以及同南京西路的间距都颇为理想。相对“梅泰恒”的高端配置,吴江路的亲民业态显然是有力支撑,使各类消费群、各种商圈功能在南京西路聚集,完成了商圈“点、线、面”的递进式发展。

  “南京路周边大部分支马路的商业厚度仍有待提升,‘小杨生煎’与吴江路这样品牌与马路相互成就的案例还可以更多,接下来打造‘上海购物’品牌应该多在这方面挖潜。”

  俯瞰上海各大商圈,除了淮海路、南京路这样狭长的商业街,也有五角场、徐家汇这样的“圆盘”形商圈。无论是五角场的大学路,还是徐家汇附近的武康路,都是近年来上海人气颇高的支马路。是否所有商圈都亟待发展后街经济?其实不然。

  “狭长的商业街缺乏厚度支撑,需要面的拓展,而徐家汇、五角场的‘点线面’已经发展完全,并不必急于规划新的后街商业。”余明阳表示,上海各大商圈应加快错位竞争步伐,借助后街效应,构成丰富多彩的商业风貌,巩固上海商业难以被人取代的战略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