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黄浦江两岸公共空间全线贯通后,休闲活动规范不明晰问题浮现 45公里岸线管理能否“统一执法”

  包括遛狗在内的休闲活动在滨江并非“处处通行”,管理方呼吁出台全市统一的滨江管理规章制度,让市民游客更好地“知法守法”。本报记者袁婧摄  包括遛狗在内的休闲活动在滨江并非“处处通行”,管理方呼吁出台全市统一的滨江管理规章制度,让市民游客更好地“知法守法”。本报记者袁婧摄

  ■本报记者 史博臻

  黄浦江两岸45公里岸线贯通已近半年,市民多了一处漫步、游玩、赏景的公共空间。但是,新问题总是和新事物相伴而生。比如,想要沿着滨江骑行的人们就遭遇了窘境:浦江东岸全程设置了骑行道,允许市民骑车;但在浦西,虹口滨江并不允许单车驶入。

  事实上,上海市城管执法局在大调研中注意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市民游客在滨江活动时,对于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缺乏足够认识;滨江各区段对具体行为的“宽容度”也并不一致,某个行为在一处被禁止,在另一处却被默许。

  这个难得的滨江城市客厅,需要什么样的精细化管理方式? 管理方呼吁,出台全市统一的规章制度,并在滨江区域的醒目位置张贴,让大家更好地“知法守法”。

  放风筝、玩滑板、遛狗、骑自行车,并非“处处通行”

  上海市城管执法局不久前对浦东、徐汇、黄浦、虹口、杨浦等区城管的滨江执法情况做了统计和梳理:查处乱散发乱张贴小广告案件60件,查处设摊兜售物品案件70件,制止违规举办商业活动44次,教育劝阻不文明遛狗3000次,劝阻违规捕捞垂钓75次,劝阻违规放飞无人机225次,劝阻广场舞噪音扰民60次,劝阻违规骑行非机动车260次,清理乱停放非机动车3.6万余辆次……

  这些数字引发了城管部门的疑问:滨江空间为什么不文明行为高发?通过大调研大走访,管理部门发现了一个隐藏的问题:放风筝、玩滑板、遛狗、骑自行车……这些常见的休闲方式,在滨江并非“处处通行”,但市民游客显然做不到“心中有数”。

  在徐汇滨江,记者见到了一群风筝爱好者,他们说“滨江没有高压线,空间也比较开阔,安全有保证”。但城管执法队员却对这一行为进行了劝阻———《徐汇滨江文明公约》《徐汇滨江“八不”文明规范》都明确规定“不允许放风筝”。

  原来,滨江区域一到双休日人流量很大,风筝线很细、绷得又紧,一不小心就容易伤到人———辖区内就曾发生过类似情况。因此,在与江边一路之隔的西岸营地,徐汇区专门辟出了一大块场地放风筝。

  滨江公共空间管理尚未“贯通”

  滨江公共空间全线开放,带来了城市管理的新课题;各界也都意识到,只有对滨水活动进行约束和规范,才能让大家尽情享受水岸生活。但是,目前滨江公共空间的管理并未“贯通”,市民游客不清楚,“隔壁”的执法部门也未见得掌握所有规定。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滨江公共空间大致存在以下几种管理模式和规定———

  一是市级层面出台的管理办法。比如1995年发布的 《上海市外滩风景区综合管理暂行规定》,后经修正和修改,主要适用于外滩风景区的管理。文件规定:外滩风景区内禁止擅自搭建、堆物;无证设摊经营或者兜售物品;随地躺卧、露宿;携犬进出;杂耍卖艺,流浪乞讨;发出严重干扰他人的噪声,以及其他有碍观瞻或者妨碍他人游览观光的活动。

  第二种是仿效公园管理模式进行日常监督。不过,公园多有边界,滨江公共空间则无边界所限,因此公园管理模式不能完全照搬。

  第三种是各区段自订的规范。比如,徐汇滨江订立的文明公约明确要求在滨江遛狗要牵绳,不能穿轮滑上“三道”,不能放无人机,禁止水岸捕捞等。

  具体管理部门也出台了指导意见。比如,市城管执法局今年1月制定下发《关于加强黄浦江两岸公共空间城管执法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花大力气解决违法搭建、流动设摊、非法小广告等管理难题,以及非机动车管理、非法客运治理、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