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连“彭浦第一炸”的名字,都源自顾客的一份心意。有位老顾客推荐朋友来吃鸡腿,结果朋友找不到地方,老顾客正好是开广告公司的,便自作主张做了一块广告牌送来,上面写的正是“彭浦第一炸”。广告牌当时被放在醒目的闻喜路共和新路路口。

  后来夜市很多油炸食品的摊位都会用“彭浦第一炸”的名头,多的时候有30余家。现在申城街头也依然如此,反而巧玲不再用了。说起这个,她没有不悦之色,反而笑着说:“大家用好了,我‘巧玲’大家都还记得。”

  做了三十年,巧玲叫了这么多年,大家却很少知道她姓张。而这并不妨碍她与顾客的一份情,到现在还时常有老顾客打电话给她,聊聊家常。“很多人在我这边从小吃到大的,小时候管我叫‘巧玲阿姨’,工作了就叫‘巧玲阿姐’,年轻点,后来太熟悉了,就直接‘巧玲,巧玲’地叫了。”听顾客们叫得亲热,巧玲也感到开心。

再谈夜市“那些年”:先有口碑,也有人和人的缘分再谈夜市“那些年”:先有口碑,也有人和人的缘分

  采访中,巧玲总说自己老了,脑子不好,很多眼前的事情不记得了,可过去的一幕幕总是在脑海里闪现。“我那时做得真得蛮辛苦的,摆马路摊,街道、城管都要管。”她坦言,那时真的想不通,“我做得保质保量,凭什么不给我卖。”

  现在,巧玲对一切都释然了。女儿长大了,跟夜市里年龄相仿的小姐妹在运城路开了家店,做的还是夜市美食。虽然店名沿用了“巧玲”,但管理上巧玲是放手的,连店里的菜单她也没仔细看过,“年轻人的东西,他们自己搞吧”。

  巧玲说,当年夜市摆在马路中间确实不像样,如果上海再组织有规模的夜市,必须提前规划好。

  “夜市的人气,要像滚雪球一样慢慢地滚大,夜市的口碑也是一点点传出去的。”在她看来,夜市能否做好,靠的还是品质,“一个人吃好了,他们再去告诉别人。”而这正是当年彭浦夜市红火起来的过程。

  “我再给你们讲个故事,都是在夜市里发生的。”采访即将结束,巧玲又打开了话匣子,“有人家拆迁搬出去很多年没碰到了,有一天竟然在我的店里碰到了,都是来吃炸鸡腿的。还有很多同事、朋友到这边来聚会、碰头,看到他们开心,我也很开心”。

  “这就是夜市,是人与人的缘分吧!”巧玲微笑中带着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