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复兴中路:这里有海派风情的浪漫诠释

  ◆复兴中路有海派上海最好的诠释。在浪漫的法国梧桐下的欧式建筑里,有弄堂小店,老上海排骨年糕店,绕三圈也找不着门的小书店……  ◆复兴中路有海派上海最好的诠释。在浪漫的法国梧桐下的欧式建筑里,有弄堂小店,老上海排骨年糕店,绕三圈也找不着门的小书店……

  本报记者 陈熙涵

  人有判若两人,路也有“判若两路”。复兴中路东起西藏南路,西至淮海中路,并不算很长,城市节奏、文化风格和市井况味,却是大相径庭的。马当路以东的复兴中路,充斥着石库门的烟火气;向西,以陕西南路口陕南邨为界至汾阳路一带,也是菜场和小店遍布,鸡犬相闻。在这两段复兴中路间的那段路程,则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样貌:思南公馆、花园公寓、伊丽莎白公寓、黑石公寓、克莱门公寓、米丘林公寓……各种各样的欧式住宅云集,便是这段的特色。

  复兴中路曾经名为辣斐德路,1945年更名为复兴中路。在上海人的儿时记忆中,这一带的弄堂都是宽直的,弄堂口也没有小书摊、小皮匠之类。入夏,天气热起来,走在树影斑驳的路上,总能听到不远处音乐学院教学楼里传来的练歌声。有人在正午的阳光里,无声地骑着脚踏车路过一棵棵悬铃木。

  一些网红店也喜欢选择在此集聚,看中的正是这条路的文化底蕴。可贵的是,它的历史风貌和文化被很好地保存了下来,在这条三四公里长的马路上漫步,很容易让人顿生一种由奇妙融合所带来的幸福感。

复兴中路553弄复兴坊俯瞰图(资料图片)复兴中路553弄复兴坊俯瞰图(资料图片)

  左邻右舍般的闻人贤达密集

  一直以来,优雅的居住环境,使复兴中路竟像是左邻右舍般的闻人贤达密集:复兴中路512号,刘海粟故居;517号,冯玉祥故居,柳亚子也来借居;518号,米丘林公寓;553弄复兴坊,何香凝、史良上世纪30年代在此生活;573号,钱锺书在此写出 《围城》。

  这条路上生活过不计其数的名人:陈伯藩、董竹君、柯灵、钱杏邨、丁玲、张大壮、林淡秋……不久前去世的传奇影星王丹凤,晚年便居于复兴中路陕西南路转角的陕南邨。

  复兴中路512号,一幢沿街的三层楼小洋房:刘海粟旧居。这幢法式花园小宅由实业家朱葆山建造,20世纪30年代被画家刘海粟租下。海粟老人和夫人夏伊乔就居住在此,直至刘海粟去世。刘海粟旧居离复兴公园很近,老人在世时常去那里散步,从公园的前门进,顺着主路走十分钟,便是公园的雁荡路后门。这里距南昌路的科学会堂几十步之遥,科学会堂的大堂正面墙上,曾挂过刘海粟的画,兴许他也曾是这里的常客。

  在517号那幢坐北朝南的法国式花园别墅里,住过时任上海市通志馆馆长的柳亚子。573号,是钱锺书一家蛰居上海时的所在地,这幢临街的三层楼弄堂房子,是当年钱锺书的叔叔花了大价钱 “顶”来的。杨绛 《我们仨》中有写, “辣斐德路钱家住的是沿街房子,后面有一大片同样的楼房,住户由弄堂出入。”1941年,钱锺书从湖南辞职回沪住在这里,由于家里人口众多,夜里只得和妻女挤于底楼客堂的帷幔之后。后来,家人渐渐离沪,钱锺书一家便搬进了二层与三层间的亭子间,一住就是八年。《听杨绛谈往事》 (吴学昭著)中描述过当时情景:屋子很小,除去一张大床,只容得下一个柜子和一张小书桌。

  不过无论如何,夫妻二人终有了读书写作、同友人交流的空间。钱锺书 “销愁舒愤,述往思来”的 《谈艺录》后半部,杨绛的几个剧本都在这间小屋完成。也正是在辣斐德路亭子间里的困顿中,孕育出了著名得不能再著名的 《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