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让那些每天乘高铁通勤的人们充满期待,在他们眼里——长三角就是一座“城市”,高铁就是他们的“地铁”

在上海开往苏州、无锡等城市的高铁上,和殷妤涵一样过着双城生活的人有很多。均 黄尖尖 摄 在上海开往苏州、无锡等城市的高铁上,和殷妤涵一样过着双城生活的人有很多。均 黄尖尖 摄
傍晚,殷妤涵赶到上海火车站,乘高铁回无锡。 傍晚,殷妤涵赶到上海火车站,乘高铁回无锡。

  ■本报记者 黄尖尖

  在上海,有一群像候鸟一样的人。他们居住在无锡、常州、昆山、杭州等上海周边城市,每天迎着第一缕晨光乘上高铁,驰骋100多公里到上海上班,晚上下班乘高铁返回家中。他们的生活、休闲娱乐、孩子上学、文化享受、旅游度假的足迹遍布长三角地区。在他们眼里,城市的边界变得模糊,高铁就是“地铁”,长三角早已融合为一座“城市”。

  日前,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在沪召开,并发布了《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其中“加快编制长三角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推动申宁杭合四城轨交扫码便捷通行,实现长三角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内容赫然在列,这将为更多选择双城生活的“长三角公民”铺平道路。

  选择双城生活

  在陈小梅和殷妤涵的生活圈子里,像她们这样过着双城生活的人很多。选择双城生活的人,通常是夫妻双方都为企业高管,工作在两地,必须有一方要来回跑。

  清晨5时30分,陈小梅家的闹铃响起。起床洗漱、收拾、开车出门,她熟练地进行着这一切。此时天还没有全亮,路上的人、车都很少,两年前决定选择双城生活时,陈小梅特意把房子买在离常州高铁站只有15分钟车程的地方。6时,她已等候在常州开往上海的高铁站台上。

  此时,家住在无锡的殷妤涵正在赶往无锡站的路上。6时40分到达火车站,高铁6时46分开,每天的行程都是“掐着点”的,只要路上稍微有些突发路况都会错过火车。从无锡到上海的高铁,单程是42分钟,7时38分走出上海站时,这座城市才刚刚苏醒过来。在路边拦一辆车到市中心,7时58分,殷妤涵准时出现在位于静安嘉里中心的公司楼下。

  在陈小梅和殷妤涵的生活圈子里,像她们这样过着双城生活的人很多。选择双城生活的人,通常是夫妻双方都为企业高管,工作在两地,必须有一方要来回跑。在位于陆家嘴的办公室里,陈小梅一边旁听公司的视频会议,一边跟记者聊起自己持续了一年多的双城生活。

  两年前,陈小梅开始在这家做糖尿病血糖监测医疗设备的外企工作,工作时间不固定,经常出差,有时与欧洲客户开会还要倒时差。她的丈夫是常州一家汽车企业的高管,每天17时准时下班,他还有稳定的时间接送和照顾小孩。“再三衡量下来,还是决定由我来跑吧。”

  办公桌上放着两台电脑,散落着各种文件、电线和摆设,角落里一双儿女的照片让严肃的工作环境增添了一抹明媚。“其实每天往返两地,唯一的动力就是他们。”作为6岁和9岁孩子的妈妈,陈小梅每晚7时30分回到常州家里,忙完公司剩下的工作,辅导孩子功课,然后上床睡觉,第二天醒来就又开始新一天的循环。虽然基本上没什么自己的私人时间,但陈小梅自得其乐,“‘工作妈妈’ 本来也没有自己的时间,每天陪伴孩子的时光就是工作以外最大的乐趣。”

  与陈小梅一样,孩子也是殷妤涵开始双城生活的起点,但不同的是,这种跨越两个城市的生活她已经度过了7个年头。殷妤涵是无锡人,大学毕业后进入无锡的罗氏公司上班,工作安稳,从来没有萌生到上海工作的念头。“当时上海罗氏总部的公关部缺一个人,一直招不到,有总部同事提议,让我去上海担任这个职位。”

  2001年,殷妤涵抱着“试一试”“大不了回来”的心态来到上海,没想到一待就是17年。“当时团队里还有很多同事一起到上海工作,到如今,有一对夫妻留在了上海,其余同事都回无锡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坚持了下来。”

  还记得初到上海时的日子,殷妤涵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每周末才回无锡家里一趟,怀孕以后,就改为她和丈夫轮流到对方的城市度周末,过起了“周末夫妻”的生活。虽然一周只见一次面,但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直到7年前孩子出生后,殷妤涵才退掉在上海的房子,开始真正的双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