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昨天发布《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我国将基本形成有利于绿色发展的价格机制、价格政策体系。发改委强调,将生态环境成本纳入经济运行成本是这次改革的核心要义。今天的东广聚焦我们就来关注如何以价格改革促进绿色发展。

  针对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促进绿色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意见》提出的政策措施中,一半以上都属于政策创新,比如建立企业污水排放差别化收费机制、完善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减量化激励机制、完善部分环保行业用电支持政策等。

  我国是水资源严重短缺的国家。人均水资源量约21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8%。近些年,我国城镇污水处理行业发展较快。今年一季度,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厂累计处理污水超过139.2亿立方米,相当于994个杭州西湖的水量。针对发展中的问题,在污水处理方面,《意见》明确要建立城镇污水处理费动态调整机制,也就是实行差别化收费。高污染、高收费!低污染、低收费!到2020年底前,实现城市污水处理费标准与污水处理服务费标准大体相当;同时,在已建成污水集中处理设施的农村地区,探索建立农户付费制度。水价方面,《意见》明确,要建立有利于节约用水的价格机制,逐步将居民用水价格调整到不低于成本水平。2020年底前,将合理确定分档水量和加价标准。推动园林绿化、道路清扫、消防等必须使用再生水。

  除了黑臭水体,垃圾问题也是群众反映集中的环境问题。我国城市和县城生活垃圾清运量前年一年就达到2.7亿吨,如果堆在一起相当于780座百层高楼。如何破解垃圾围城、垃圾围村?以价格改革促进垃圾减量化,被提到首要位置。《意见》明确,2020年底前,全国城市及建制镇全面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并提出了完善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减量化激励机制。积极推进城镇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方式改革,对配套设施完备、已经具备条件的用户,推行垃圾计量收费,并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伴学解释说:

  ([具体来说,就是对分类投放垃圾的,可以适当实行低一些的收费标准,对不分类投放垃圾的,实行高一些的收费标准。鼓励地方引入竞争机制,通过招投标方式,择优选择有资质的企业承担垃圾收集、运输和处理工作,鼓励探索市场化运营方式,降低垃圾处理成本,提高服务质量。])

  电价是企业主要生产经营成本,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引导资源配置的重要杠杆。《意见》要求充分发挥电价杠杆作用,推动高耗能行业节能减排、淘汰落后产能。加大峰谷电价实施力度是这次改革的亮点。意见明确各地可以结合本地实际,扩大峰谷电价的执行范围,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峰谷时段,拉大高峰时段、低谷时段的电价价差。此外,《意见》还提出降低用电成本,支持环保行业加快发展。

  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关键期,《意见》不是一个“一刀切”的调整价格文件,而是把重点放在建机制上。鉴于各地资源禀赋条件、污染防治形势、产业结构特点以及社会承受能力等不同,《意见》专门为各地探索创新预留了空间。

  绿色发展大家都支持,但是这次意见涉及的水费、电费、垃圾费都和生活相关,如何保障老百姓生活不受影响?《意见》虽然在政策设计上强调排放污染者付出应付的成本,但也同步做出政策安排。发改委强调,切实保障低收入群体的生活不受影响,是一直坚持的原则,将及时启动、发放补贴,并配套采取其它有效措施,切实兜住民生底线。

  以上是今天的东广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