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赵家村的实践来看,这样的“设计”在农村地区显然是必要的。上海统筹推进乡村振兴的进程中,就是把规划作为“纲”,要求各乡村不断提炼出上海乡村文化特色的符号和元素,形成村庄规划和农房设计的管控导则,让农村有风貌有韵味,有入眼的景观更要有走心的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说,赵家村规划先行的乡村面貌变革无疑是“探路之举”。

  记者之前也有担心,完全按规划来的乡村,会不会少了些乡土情怀?可经过了这雨中半日游后,却发现是自己多虑了。整个赵家村里,“野趣”是无处不在的。村庄内的景观雕塑,大多为栩栩如生的小猪、公鸡、牛羊;路旁点缀的绿植被打造成高低错落的花圃,乍一看还以为是生机勃勃的野花;河道旁的驳岸铺着草皮,与河面上的水生植物连成一片;就连那些常常会略显呆板的标语牌、宣传栏,也都是原木质的、田园风的设计,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这样的乡村,我是愿意一来再来的。

[对话]

  [对话]

  洗干净脸再化妆,美丽背后是一场“硬仗”

  ——访赵家村党总支书记曹忠

  记者:原来的赵家村是个什么样子?

  曹忠(赵家村党总支书记):赵家村在华漕镇范围内是个薄弱村,各方面不占优势。其中,像严家湾这样的村组,地理位置较偏,又处在闵行、青浦、嘉定的区域交界,2016年美丽乡村改造以前,在全闵行范围内,它都是“下只角”的地方。

  记者:这样大的变化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曹忠:2016年9月,严家湾村组作为全区“美丽乡村”示范建设点开始建设,我们配合华漕镇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全速建设,就把严家湾村打造成了你今天看到的样子。整个示范点区域,可以说是以水系为脉络,以田林为基底,基本实现了“村庄规划合理、村宅环境优美、设施配套完善、生态风貌展现”的目标。

  表面看,我们花了非常短的时间就完成了建设,但赵家村真正发生改变的起点,其实是2016年初启动的五违四必整治。正所谓“洗干净脸再化妆”。短短半年时间,我们实现了全域90%违章点位的拆除,总计拆违面积将近20万。原本村里泛滥成灾的违章民房、工厂,都在这一次硬仗中解决掉了。这为后续的“美丽乡村建设”留出空间。你看那一片森林氧吧,里面有相当一部分面积就是在拆违后腾出土地补种的,才有了当下的体量和规模;还有村口200多亩复垦的土地,是我们对违法用地进行减量化过程中,拆除了废钢码头和连片厂区后腾出来的,为今后的产业发展也提供了可能性。

赵家村提供赵家村提供

  记者:严家湾、北港一带的风貌是很典型的江南水乡,但我们参观后发现,它不仅仅是表面有“样子”,很多细节也做得非常到位。

  曹忠:这一方面得益于专业的规划。整个规划是华漕镇邀请华东设计院做的,他们把赵家村的美丽乡村示范区范围定位为田园综合体,分成了田园生活的核心区域、生态的拓展区域、古典园林区域和现代农业区域几个具体的区域空间来进行打造的。里面还把农业、农村生活、农村旅游等相关的功能、业态都整合进去。既适合老百姓居住,也适合将来的发展。

  另一方面,我们的老百姓也为这样的规划落地付出了不少。起初,因为截污纳管施工过程中涉及道路开挖,影响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甚至还造成了部分房屋的震动,很多老百姓提出意见。但在实际推进中,通过几方配合不断做工作,老百姓还是表现出了极大的体谅,有的家庭也牺牲了自己的部分利益,共同促成工程的落地。

赵家村提供赵家村提供

  记者:有了这样的底子,赵家村未来会如何用好它?

  曹忠:我们近期已经做了一个田园综合体项目的计划书。我们计划邀请第三方公司进入,进一步为田园综合体注入业态,特别是要打造成体系的、有特色的民宿。目前,我们也在尝试通过一些宅基地流转的方法,让老百姓腾出部分闲置房屋,既增加他们的租金收入,也留出了业态发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