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数据眼|数万“长三角人”每天往返上海,苏沪通勤联系最紧,花桥如同上海“郊区新城”

  在同济大学读书多年,家住苏州城区的刘嘉伟常常要往返于苏沪两地。经过长期的体验观察,他发现:工作日每天早上6:30-8:30的上班高峰时段,从苏州发往上海的数班高铁总会迎来近乎饱和的大客流。其中,一些运行速度较快的班次甚至会提前三五天售罄。

  事实上,往返苏沪两地的列车班次在整个长三角一带是密度最大的。几乎每隔5-10分钟,就会有一班列车载客开动,如同坐地铁一样方便。可为什么这样密集的车次到了工作日的上下班高峰期,仍不能满足旅客需要?这些往来于两地的乘客究竟是哪些人呢?

  近期,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钮心毅领衔进行了一项基于手机信令大数据的长三角地区跨城通勤研究,针对上述的疑问给出了解答。大数据证实,数万“长三角人”每天往返上海工作,其中,来自苏州的人数占到总人数的80%。而在与嘉定安亭毗邻的苏州昆山花桥地区,跨城到上海中心城区工作的人数甚至超过奉贤、青浦等郊区新城,表现出与上海市中心更为紧密的通勤联系。

  苏州?嘉兴?谁是上海更亲密的“兄弟”

  去年12月,钮心毅的团队采集了当月31天里,上海与周边城市(包括江苏省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扬州、泰州、南通8个地级市,浙江省杭州、宁波、湖州、嘉兴、绍兴、舟山、台州7个地级市)所有的中国联通匿名手机信令数据,共识别到约2469万常住地用户。

  所谓手机信令,是保证用户信息有效且可靠传输的各类信号,通常需要在通信网络的不同环节(基站、移动台和移动控制交换中心等)之间传输。只要用户手机保持开机状态,一天内可以产生相当数量的信令记录,连续反映手机持有者的空间位置和移动轨迹。

  研究者发现,在所有识别到的用户里,工作地在上海市域内、居住地在市域以外其他城市的通勤用户数达到10071;居住在上海、工作在长三角其他城市的通勤者也达到了6956。钮心毅指出,考虑到中国联通用户在长三角地区所有手机用户中的占比约为20%左右,因此,实际生活中每日来沪工作的长三角通勤者数量可能还要乘上5倍,即达到5万人左右,而上海居民出城通勤的数量也约在3.5万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