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禁项目启动过初步征询,当时得到业主的支持。门禁项目启动过初步征询,当时得到业主的支持。

  中午11时,记者找到业委会丁主任。他说,自己作为第一届业委会主任,很想把门禁项目做好,不让居民失望。因此跑了上海很多小区,最后找到了3家投标单位,并与各投标单位初步谈好了预算和工程方案。今年4月24日业委会联席会议中,在房办、街道、律师的指导下,物业、业委、居委达成了统一意见;但到6月,业委会内部出现分歧,物业也不愿意配合工作了,居委会也不置可否,门禁项目陷入僵局。

  事情果真如此吗?记者找到了安馨物业陶经理。对于小区现状,陶经理承认在管理上确实存在漏洞和不足,愿意在居委和业委会指导下改进停车管理,安装门禁;为了加强安保,换成35岁以下的保安;在目前8名保洁员基础上,计划增加人数。此外,还会继续推进电瓶车可充电地下车库的试点。

  既然物业愿意改进,为什么还“谈不拢”?陶经理透露,6月29日,业委会主任要求其在项目实施方案上敲章,物业认为没有业委会其他成员签字,也没有业主大会决议,款项的使用需上报房屋管理局,没有经过这些手续就无法敲章。

  兼任业委会和居委会成员的徐女士告诉记者,业委会主任代表业委、物业、居委三方进行了前期考察,但在后期决定中标单位时,没有与业委会其他成员进行充分沟通,业委会成员对于施工方案、预算及实施细则不知情,内部意见不统一,征询工作自然无法开展。7月4日,居委再次组织联席会议,希望业委会内部能达成统一意见,将征询流程继续走下去。然而当天,联席会议中发生了很大的争执和矛盾,居委会随后把相关情况在社区内发布。

  在和记者的沟通中,业委会丁主任意识到,自己对于社区管理和事项流程上确实存在认识不到位、甚至越权的情况;但居委会在没有与自己沟通、指导的情况下,将个人失误宣传到整个小区,打击了他的工作热情和声誉。谁都想把门禁项目又快又好地推进下去,让小区的面貌焕然一新,可事已至此,双方似乎都迈不开协商的一步……

  上海是全国住房改革先行之地,大型保障性住房建成之后,社区管理或服务面临的困境和问题只多不少:居民之间存在文化差异,社区主体体量大、面积大,而相应的管理经验却十分匮乏。如何提高大型社区管理者的服务意识和服务技巧,是摆在社区管理者面前的重大课题,值得总结经验,不断创新。安居金祁新城二期的居住环境能否迈出提升的第一步? 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