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搞定工期紧张的大工程,离不开陈柳锋这样心细如发的电气技师 闷热“龙肚子”里紧盯盾构机“脉象”

陈柳锋每时每刻紧盯着盾构机的“脉象气息”。(隧道股份上海隧道供图)陈柳锋每时每刻紧盯着盾构机的“脉象气息”。(隧道股份上海隧道供图)

  如今已经很少看见哪个工地为修地下工程而大开膛了。让地下施工像微创手术般精细,靠的是 “地下蛟龙”——盾构机。“龙嘴”是位于最前端的切削刀盘,能吃进海量的泥沙石头,再经由 “龙肚子”里的各种 “消化器官”运输到尾部,通衢大道就此成型。

  一条备受瞩目的“地下蛟龙”——国内最大直径土压平衡盾构机“青崧号”,眼下正助力国家会展中心(上海)重要配套工程诸光路通道的贯通。这个“大块头”直径达14.45米,在狭小的地下空间内,要完成多个高难度穿越——近距离穿越桥桩时,最小距离只有1米。

  为了保证它每时每刻 “能量满格”,隧道股份上海隧道机械制造分公司电气高级技师陈柳锋要长时间守在闷热的“龙肚子”里。在20多年的工作实践中,他练就了一套“望闻问切”的本领。在他看来,分布在盾构机内部的电气系统,如同一个个灵敏的传感器,把采集的数据统一传输到中央控制室,需要电气师眼观六路,研判参数,紧盯着盾构机的“脉象气息”。

  每逢高温季,工程建设热也紧跟而来。无论在热火朝天的各处工地,还是在浦东外高桥的盾构车间大本营,陈柳锋和同事们正经受着这个季节特有的“双热”夹击。不过,用手上的技艺助力城市发展的热点工程建设,正是他们最拿手的“战高温”之道。

  眼下,建设者主攻的诸光路通道,全长2.8公里,双向四车道,设计时速为每小时40公里。通道建成后,将与S26入城段共同形成北部快速通道,为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和西虹桥地区提供一条对外联系的新通道,有效缓解延安路高架交通压力,也为青浦区与闵行区提供了一条区区对接的新主干道。与此同时,诸光路通道新建工程还在路面新增一条临时通行道路,南起崧泽大道、北至北青公路,长 2.5公里,双向二车道,以便快速疏散观展车辆。其中,有600米道路位于项目施工场区内,500米道路为新建道路,将于今年9月建成通车,工期极为紧张。

  搞定这样的大工程,自然离不开心细如发的人。寸身千钧下,心存毫厘间,正是“陈柳锋们”工作场景的真实写照。盾构机很大,相当于五六层楼高,长度超百米;盾构机又很“小”,内部结构细密如麻,电气安装人员要缩起身子在狭小舱室中工作。电气系统的零部件五花八门,传感器仅有圆珠笔尖大,貌似很普通的电工小件,却连通着盾构机的每一个机械运动,而变压器之类的大构件,直径则要超过10米,横跨七八个车架,电气师的工作要“大小通吃”。

  若论工业制造的至高境界是什么,答案一定是应如艺术品一般。就拿为盾构机“造血通脉”来说,一台盾构机有上千根电缆、几百个走向、数万个节点,相当于“龙肚子”里的“血管”,陈柳锋则是打通这些“血管”的“医师”,把它们收整得井井有条。而一台盾构机服役前,工序更为复杂。要在车间里完成动态保养,转数、压力等数百项参数指标,应严格与设计要求吻合,接着是难以计数的测试,等验收通过后,零件被拆卸装车,运至施工现场,经组装后投入使用。

  和想象中“强音”交错的施工画面不同,电气班组的工作氛围十分安静。陈柳锋解释,现场要做到绝对安全,同其他班组交叉作业,必要时清场。如此一来,却营造了“心静自然凉”的别样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