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在乎的才会让他们撸起袖子

  虽然有个性,虽然玩心未泯,虽然“脑洞大开”,虽然表面上会给人不能吃苦的感觉,但说“95后”不上进,绝对是假的。只要上紧了发条,“95后”一样会撸起袖子,工作起来绝不含糊,关键要看他在乎的是什么。

  采访时认识了某区的公务员小朱,看上去面相年轻,谈吐举止却老道干练,在同事和企业、群众间也挺受欢迎,原以为是个“老手”,末了一问才知,竟也是个“95后”,由于读书早,已经工作3年。体制内一般论资排辈,85后都算是年轻血液,而早早进入体制内的这位95后,和身边年长自己十几岁的领导、同事相处,会不会不习惯?“没觉得我和他们有啥不一样。只要把自己的事踏踏实实做好就行。”

  许多人以为选择了体制内,就是选择了稳定与清闲,过上了每天“一份报纸一杯茶”等下班的生活。“刻板印象,绝对是刻板印象!我们很忙的!”小朱说,加班对办公室里的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忙的时候,周末去单位加班的情况也并不鲜见。去年该区忙着筹办一场大会,前前后后两周都没休息,开会前夜加班到凌晨一点,一早六点又起床赶去会场。“大家都在奋战,领导还带头,我哪能偷懒啊?”这种加班,是不是没有加班工资?“哎呀,那也得干嘛,干什么工作不辛苦啊。”原来是位爱岗敬业的“95后”,她还一再强调,“我可不是少数派。”

  平时,即便不用打卡上下班,领导经常开会外出,她也从不迟到早退。“我很自觉的,领导在与不在要一个样嘛。”腔调里带着的一丝调侃,有点像学生模仿老师训话时的得意,这才觉得,这小姑娘到底还是个“95后”。

  去年毕业找房时,有件事让刚刚来到上海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戎戎印象深刻。那天,坐在房产中介小哥的电瓶车上,两人聊起工作,小哥说以前有个客户也是广告公司的:“一个月工资五六万呢,比我挣得多。”随后小哥又问戎戎的年龄。“我95年的。”戎戎答,带着一股新鲜人的自喜。

  “哎呀,那你没比我大多少啊,我97年的。”中介小哥陷入了颠沛的人生记忆:“我来上海混了两年了,17岁的时候在成都,开了自己的第一家服装店和淘宝店,一个月赚一万多,不算多,但在周围人里还不错。后来来了上海,干房地产干了半年,开了一个自己的房产中介,把以前公司的同时都挖墙脚挖过来了,不过后来亏了一些钱。”

  戎戎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但最后小哥的一番话,让他心不在焉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小哥说:“我现在过得还算好吧,上个月吃饭用了一万一,买东西也花了几万块,上个月大概挣了三、四万块的样子。”

  小哥说这些话时看似无意,却在戎戎的心里掀起阵阵波澜。从小学开始就一路在考试、排名的竞争压力下幸存下来的他们,看到同龄人强过自己,心里还受刺激的。他也意识到,高学历、好出身并不是全部,只要勤奋,人人都能闯出一片天。好在他意识得早,如今他已经手握多个行业内的奖项,收入也翻了番。

  每一代初入职场的人总会有一股生猛之气,95后尤甚,不过,“爱岗敬业”的95后毕竟多数。就拿上海来说,去年的高校毕业生中,“95后”占据了半壁江山,根据调查,他们之中对当前就业岗位“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的约有七成,更加注重个人成长空间和未来发展前景,对于薪酬福利方面的关注度,较往届毕业生有所下降。在步入职场之初,他们的选择更加务实,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长远目光。一位HR说道:“相信他们是‘可爱、可信、可为的一代’,而并非像有些网络舆论所担心的那样‘玩世不恭’,一定可以为市场注入创新发展的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