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公积金降缴涉及职工利益应谨慎

  日前,一则华为降低北京、上海等地员工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的新闻受到各方关注。在中央、地方为企业减负的大背景下,企业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无可厚非。不过企业如何做到降缴合法合规,却事关职工的切身利益。

  华为降低缴存比例至5%

  日前,华为公司将北京、上海等城市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从原先的10%-12%调整至5%,引发热议。对此华为方面回应称:依据《关于改进住房公积金缴存机制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的通知》和“同地同标准”原则(即公司遵从员工参保地所在国家或地区法律法规,同一国家或地区的员工保障福利在规则和标准上保持一致),公司现将北京、上海、成都、济南、杭州和廊坊等地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调至5%,与深圳等地缴存标准一致。

  华为回应中援引的《关于改进住房公积金缴存机制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的通知》,是住建部、财政部等多部门今年5月下发的建金〔2018〕45号。其中明确,各地区2016年出台的阶段性适当降低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政策到期后,继续延长执行期至2020年4月30日。同时,扩大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浮动区间,下限为5%,上限最高不得超过12%。

  上海降缴企业数暂不多

  今年以来,不仅中央有关部门发文允许企业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各地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落实为企业减负。以上海为例,6月26日签发《关于调整2018年度上海市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的补充通知》,明确生产经营困难的企业,可申请降低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至5%以下,由于突破了中央文件关于5%的下限,因此被业内称为“建金〔2018〕45号文”的“升级版”。

  有业内人士指出,上述《补充通知》一出,理论上说上海最低的公积金缴存比例可以降至1%,因此力度更大。上海外服(集团)有限公司从事薪资福利保障的刘博元告诉记者,“因为根据规定,申请降低企业缴存比例一般必须在每年年度基数调整月操作,一年只有一次窗口期,上海的《补充通知》是6月底正式公布的,由于时间比较紧,所以据我所知,今年提出大幅降缴的企业并不多,预计明年可能会更多一些。”

  对职工利益存两方面影响

  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申请降缴公积金无可厚非,不过对于职工存在两方面较为显著的影响。  一方面,是最直接的影响。因为公积金目前在我国属于职工薪资体系里属于免税的范畴,降低缴存比例之后,有一部分收入将从免税变为需要缴税。以税前1万元收入为例,如果从7%降至5%,那么就新增200元需要缴税。

  另一方面,公积金贷款因为低利率,是职工购房、租房资金的重要经济来源。目前,上海职工家庭购买首套住房的,个人最高贷款额度为50万元,家庭最高贷款额度为100万元;缴交补充公积金的,个人最高贷款额度在50万元基础上增加10万元保持不变,家庭最高贷款额度在100万元基础上增加20万元保持不变。

  上海一家品牌房产中介的贷款负责人告诉记者,“公积金贷款能贷多少主要参考账户余额、月缴交额、房龄、贷款人的年龄等多项因素,但是最主要的还是看账户余额,一般简单测算是根据基本账户余额的30倍、补充账户余额的10倍。”也就是说,尽管家庭公积金贷款的最高额度为120万元,但实际上能贷多少一个重要因素是取决于“借款人和共同借款人住房公积金账户存储余额”,而余额的多少和企业、个人的缴存息息相关。所以,企业降低缴存比例会让职工公积金账户的余额同步减少,一定程度上降低购房、租房等支付能力,而降至5%以下则影响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