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22年换来碧波荡漾百舸争流 苏州河治理亲历者参观“勇立潮头”主题展,讲述“生态河”之路

  从2004年起,每逢端午节,上海苏州河城市龙舟国际邀请赛都会如期而至,至今已举办15届。比赛期间,河面上龙舟竞渡、百舸争流,成为上海母亲河一道亮丽风景线。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不要说赛龙舟,就连走过苏州河畔时,路人都会捂鼻尽快离开。”全过程参与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担任过上海市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张效国,对苏州河的“黑臭”历史至今历历在目。

  当参观正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的“勇立潮头——上海市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展览时,他停驻在苏州河今昔照片对比展板前,向围拢过来的观众讲述苏州河如何由“龙须沟”摇身一变,成为“生态河”。

  苏州河环境综治刻不容缓

  作为中国最早被污染的河流之一,苏州河见证了上海工业的发展进程,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成为系在这座繁华都市腰间的一条“黑丝带”。“老上海人形容苏州河‘黑如墨,臭如粪’,一点都不夸张。当时,沿岸居民根本不敢开窗。”张效国的这番话引起了现场不少观众的认同。他们中间有不少人一直居住在苏州河边。据他们回忆:苏州河污染最严重时,市区河段常年黑臭,水面垃圾漂浮,河水呈沥青色,成了一条“臭”名远扬的“死河”,几公里外就能闻到臭味。

  “那个时候登高俯瞰外白渡桥,在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处,可以看见一条黑黄分明的交界线。”张效国指着展板照片上那条颇有些刺眼的界线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的上海,正在以浦东开发为龙头,引领着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的经济冲向新的增长高峰,但随之而来的环境问题也愈发凸显。终年黑臭的苏州河,在国际上有了 “名气”,还间接影响了上海的招商引资环境。

  “苏州河附近的上海大厦顶层露台,原是外事活动俯瞰外滩风景的景点,后来因为河面黑臭也悄然取消。”张效国说,这已经不是看风景,而是成了上海的一个污点。当时的苏州河,对申城国际大都市建设以及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对苏州河环境开展综合治理已刻不容缓。

  从黑臭河变成一条景观河

  1996年,上海全面启动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并成立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由市长亲自担任组长,下设专职办公室。“苏州河20多年的治理,重在机制保障。由市长担任组长的河流污染治理机制,当时在全国也是首创,足见上海治理苏州河的决心。”张效国解释说。

  苏州河的治理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整体推进,综合治理。整个综合整治共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科研论证和试验,第二阶段实施以消除黑臭为目标的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一期工程,第三阶段实施以稳定水质、改善陆域环境为目标的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二期工程,第四阶段实施以水系水质同步改善、促进生态系统恢复为目标的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三期工程,主要包括苏州河市区段底泥疏浚和防汛墙改建、水系和上游地区污水截流、码头搬迁等四大项目。

  2012年,苏州河综合治理战役告捷:河水变得清澈,水质大为改善,稳定在五类水的标准。

  生态系统得到恢复,结束了27年鱼虾绝迹的历史,河里发现了45种鱼。苏州河两岸还建起23公里长的绿色走廊、65万平方米的大型绿地。现如今,碧波荡漾、垂柳依依,一条清流东去,苏州河从黑臭河变成一条景观河,成为沿岸市民最喜爱的亲水休闲去处。

  治理苏州河成了城市一张名片

  对于苏州河“重生”感受最深的,当然还是长期生活在沿岸的居民。对于如今苏州河两岸环境,观众中有一位住在中远两湾城的老爷叔赞不绝口:“以前住在垃圾满天的 ‘三湾一弄’忍受苏州河的黑臭;现在住在窗明几净的高楼,欣赏苏州河美景。水新,景新,空气清新,亲水平台比黄浦江的滨江大道都不差。这不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带来的幸福生活嘛!”

  “过去,人们曾把苏州河作为城市的反面教材。但现在,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治理苏州河成了上海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张效国说。2007年退休后,他依然没有闲着,而是发挥余热,担任起“上海梦清馆——苏州河展示中心”荣誉馆长,做起了苏州河的史料收集和整治宣传教育工作。至今,已经接待过不少专门来上海“取经”的国内外城市参观考察团。

  同时,苏州河的治理也在继续。苏州河干流到2020年消除劣V类水体;支流到2020年基本消除劣V类水体,2021年全面消除劣 V类水体;到 2020年,苏州河中心城区 42公里岸线的公共空间基本实现贯通开放,努力建设世界级的滨水区……这座城市距离“天更蓝、水更清、地更绿、居更佳”的目标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