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嘉定人看昆山:从“西头人”到“相看两不厌”

  “我到安亭28年,眼看着这块土地上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这里高楼林立,除了商用楼,住宅楼也一幢幢矗立起来,即使是安亭当地人、花桥当地人也分不出哪些属于安亭,哪些属于花桥。”

  嘉定安亭与昆山花桥地域相连,安亭习惯被称为上海市的“西大门”,那么花桥则是江苏省昆山市的“东大门”。两地门对门,或者如俗话说的“贴隔壁”。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这“邻里两家”的情况却大不相同。

  我是嘉定马陆人,从小就听人称昆山人为“西头人”,虽然我们那里也不富裕,但那时,即使不带任何情绪地说这个词,人人都明白“西头人”是贫穷的代名词

  我的叔公叔婆,在抗日战争逃难时,曾把刚出生的小女儿送给了一个昆山农民。后来她结了婚,来嘉定寻亲,父母带我们去看,只见她一副“西头人”打扮:绣十字花的黑色头巾在头顶竖起一个尖尖的角,一身土布做的衣服,腰里束一条藏青“作裙”,土布做的绣花鞋。虽然是新娘新衣服,但从一个孩子的眼光看去也十分土气。这是我第一次见识“西头人”。

  那时,我们周边的村里有不少从昆山嫁过来的女子,就是因为家里穷。出生无法选择,但姑娘往东嫁是改变命运的一条出路。大多数姑娘是被介绍过来的,但有件奇葩的事不得不说。那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有一天,村里人正在地里“做生活”,忽然有一对“西头人”打扮的母女来到地头,那个母亲开口问:“你们这里有人要找对象吗?”大家好奇地围着她们看。原来,因家里穷得吃不饱肚子,这个母亲就带着女儿出来找家人家收留她。最后,那个小姑娘竟然当晚就留下了!后来就与这家的儿子结婚生子。

  1988年,我先生局里安排他到安亭工作,但我坚持不肯调过来,因为这里毗邻“西头”。先生只好骑自行车奔波,每天来回两个小时。后来看他实在辛苦,1990年我答应调来安亭,同事们不无怜悯地问我:“你哪能要去做‘西头人’?”我只能苦笑。从此我家成了昆山花桥的紧邻,成了半个“西头人。

  那时,改革开放后几年,安亭建起与德国合资的中国首家合资车企——大众汽车厂,不少安亭的社办企业与之配套,于是经济开始腾飞,居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昆山人抓住时机,就在紧挨着安亭的花桥(曹安路与外青松公路交汇处,安亭人称之为“四岔路口”)建起了简易房子开始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