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德国老人保罗上海寻根,引出一段尘封的音乐往事

  时隔71年,德国老人保罗·昂格雷尔(Paul Ungerer)终于回到了他的出生地,上海。离开的时候,他还是个4岁的小男孩,如今,满头银发的他捧着几张母亲留下的黑白照片,穿梭在这个飞速变化的城市里。他能找回照片里曾经的生活记忆吗?

  时间倒回去年夏天。上海交响乐团欧洲巡演来到德国汉堡,演出前,一位德国老人从350公里外的杜塞多夫乘火车赶来,交给乐团一批颇具价值的历史资料,其中包括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交响乐团前身——上海工部局乐队演出的节目单和海报。这位老人正是保罗·昂格雷尔。

  原来,保罗的母亲莱达·派真妮(Leyda Pezzini),当年曾在上海跟随工部局乐队指挥梅百器学习钢琴,并多次作为独奏和乐队合作。在上海的古典音乐历史中,梅百器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1919年,这位意大利指挥家来到上海,接手了当时并不景气的上海公共乐队,用仅仅几年的时间就将其发展成为远东第一的上海工部局乐队。在梅百器力争之下,中国人被允许出席上海工部局乐队的音乐会;也是在他的努力下,乐团里逐渐有了中国演奏家。梅百器的学生里,不仅有莱达·派真妮这样的外国人,也有傅聪、巫漪丽、吴樂懿、周广仁、董光光、杨嘉仁、林俊卿等,他们是中国音乐史上第一代独奏家、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

去年在汉堡,今年在上海,保罗都带来了珍贵的礼物。去年在汉堡,今年在上海,保罗都带来了珍贵的礼物。

  收到保罗珍贵的礼物,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邀请他有空去上海,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看看母亲表演过的剧场。如今,保罗真的来了!他和妻子两周前来到了中国,走过了北京、青岛、曲阜、苏州等地,最终抵达了上海。在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保罗高兴地在一张梅百器与学生们的合影中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在保罗一家曾住过的国富门路,也就是如今的安亭路,他认出了一幢老房子的砖墙。母亲曾穿着旗袍,倚在这墙上拍下一张照片。“我母亲很喜欢穿旗袍,她从上海带了许多旗袍离开,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有意大利国籍的中国人。”保罗说完,倚着同一堵砖墙,拍下一张照片。

  关于上海的记忆,保罗只记得母亲曾经要求他在屋子里练琴,自己很不情愿,总想逃出去玩。保罗说:“很遗憾,我好像没有继承任何我母亲的艺术天分,不会乐器,也不会画画。”保罗给记者看他手机里保存的母亲的画,她用素描的方式,勾勒出不少街头巷尾中国人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