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人的“吃头势”

  上海人对“吃”一直是抱有很大热忱的,“吃头势结棍”就是用来形容爱吃的词。什么都可以拿来“吃”,也什么都敢“吃”,除了吃饭吃菜,还会“吃烟”、“吃酒”,还有“吃酸”、“吃排头”、“吃生活”……切头斯覅特结棍!

  看见看不见的都能吃

  上海话中的“吃”,按上海话音读成“喫”,qie如“切”音。上海人“吃头势”老结棍的,好吃的要吃,不好吃的也要吃。

  阿拉先来说说好吃的。

  上海是移民城市,汇集了全国各地的民俗文化,尤其是苏、浙、徽的江南民俗。单讲饮食小吃文化,上海就熔江南风味于一炉。老早底,本地人卖擂沙圆、糖粥、熏肠肚子;苏州人卖甘草梅子、盐金花菜、小虾米豆腐干;宁波人卖鸭膀鸭舌头、醉蟹黄泥螺;外加广东人卖鱼生粥、云吞面、伦教糕;苏北人卖“椠[qi削]光嫩地栗、麻油馓子”。

  不仅如此,上海人一年四季都在吃:新春佳节吃年糕,清明吃青团,端午吃粽子,中秋八月半吃月饼,九月吃重阳糕,十二月初八吃腊八粥,冬至夜吃红烧桂圆烧蹄髈,大年三十吃年夜饭。。。。。。除了这些“吃饭”、“吃菜”,上海人还会“吃香烟”、“吃老酒”。

  上海人越吃越开心,越吃越有味道,乃末发散式的思维,开始“吃”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了:吃价,吃香,吃瘪,吃酸,吃药,吃得开,吃勿消,吃生活,吃牌头,吃搁头,吃轧档,吃螺蛳,吃豆腐,吃大饼,吃小灶,吃下脚,吃生米饭,吃老米饭,吃萝卜干饭,吃辣货酱,吃空心汤团,吃地段,吃房型,吃红灯——看了上面这些词语,侬觉得,上海人“吃头势”结棍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