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夫妻俩非常生气,谢老师也算是他们的姐夫,他过世了,保姆小谢竟然一句话也没有。

  平时礼尚往来的两家人,竟然没能送上谢老师最后一程……

  更让他们担心的是,林老太虽然住在养老院,意识却非常清楚,一直想着要回家。而且这房子的产权证上也有老太太的名字,她还在世,房子却已经易主了,这笔帐应该怎么算呢?

  有人或许要问了,老太太的女儿——也就是谢老师的妻子,在2009年过世时有没有对自己名下的遗产进行分配呢?——并没有。

  也就是说,这套房子有谢老师、妻子和林老太三个人的名字,妻子的份额照理说在她过世时,就有一部分应该由其母亲来继承,老太太还没有继承,怎么能被谢老师作为遗产送人呢?

  最终经法院审理后,判决房产归褚阿姨、小谢以及林老太三人按份共有;其它家具、存款等财产则如谢老师遗愿,归保姆小谢所有。

  至于谢老师爱人何女士股票账户内的财产,则归林老太所有。

  以往的继承案中,大多让人看到的是许多人在抢遗产过程中的贪婪和冷漠,而本案例承载的却是更多的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