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85后姑娘接棒南上海最大鸽棚年入数百万,不善言辞却精通“鸟语”

  [小编说]

  这几年,随着乡村振兴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了乡村,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村里村外,风景不同,体验也不一样。他们带来了什么,感受到什么,又收获了什么……近期,记者走近活跃在沪郊各地的年轻人,倾听他们的心得、建议和困惑,听他们讲讲“村里这几年”的故事——

  如果有那么一类人极不善言辞,那唐春红定是其中一个。与她的谈话在“问十句答一句”的情境下进行了一个小时,在场的人几乎都要“急死了”。可当她换上工作服钻进了鸽棚,人们仿佛看到了她语言天赋的真正所在——与鸽子“对话”。

  2019年,85后上海姑娘唐春红,带着养鸽专业户的身份和年入数百万的身家,进入她的32岁。

  反向人生

  十年前,从华东理工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唐春红没有去人才市场兜兜转转,而是收起学位证,回到家乡奉贤金汇镇农村,接棒了父母辛苦经营的欣荣大皇鸽养殖专业合作社。

  这是上海为数不多的鸽厂之一,也是上海唯一一家以鸽蛋经营为主的专业合作社。十数个灰色鸽棚里,养着十几万对鸽子,在南部各郊区中,规模堪称最大。

  那一年,是唐春红人生的转折。身边几乎所有的小伙伴都削尖了脑袋往市区的公司、政府单位跑,她是唯一回村就业的那个。很多人说,唐春红坐拥这么大的鸽厂,起手就是“赢家”。但人们忽略了,对一个长在大城市里的女孩,突然要整天和一群不通人言的动物打交道,要付出什么。那一年,横亘在大多数毕业生眼前的第一道坎是如何适应社会,学会和人打交道,可唐春红却从学着和那些鸽子做朋友开始,开启了“反向人生”。

  “其实在我还没有鸽笼一半高的时候,就开始帮着家里的大人喂鸽子。”唐春红说,当时只觉得有趣,就是招逗一只小猫小狗一样。可第一次意识到“这些鸽子以后全是我的”时,唐春红一瞬间觉得鸽子“不可爱了”,“要养,要防止生病,还要不断增加产量。”这是个严肃的事,而不是好玩的事。

  “鸽子是通人性的。”唐春红说,可越是这样越难养。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群乳鸽,生长到4、5个月时,要被放进大型散养鸽笼里自然配对,“像人一样,看对眼的,才能在一起生活”。饲养员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把产生“情愫”的一对对鸽子拿出来分别圈养。落单的,则还要慢慢培养感情。

  唐春红学做的第一件事,是理解鸽子的“语言”,做一个称职的“红娘”。它们喜欢谁?和谁在一起更快乐?倘若一对鸽子,公鸽去世了,母鸽甚至会不吃不喝。如果随意丢进去一只新的,它们也许会打得头破血流。怎么为它重觅良伴?

  整整一年,唐春红几乎是没出过鸽棚的。“就是上午打扫、喂食、捡蛋,下午加料、整理,循环往复。”有空余时间,则盯着鸽子观察。它们日常在做什么?什么时候会下蛋?什么时候又跑去孵蛋?再后来,看它们打什么疫苗?什么时间打更好?什么环境更易于下蛋?怎样的鸽子蛋产量更高?唐春红开始带着思考和问题观察。

  唐春红的“不善言辞”就是从那时落下的“病根”。“几乎每天只和鸽子‘对话’,不出去见人。”一年中,她没买过新衣服,也没和人多说过几句话,周围人私底下议论她“大学毕业竟然回来喂鸽子”,她也装听不见。偶尔赴老同学的约,“发现人家聊的自己都听不懂,眼界明显跟不上”。看别人打扮精致,自己却只需每天套一件土灰色的工作服,“也会感到一丝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