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新春走基层:海关大钟守钟人 为了大钟从不远行

  熟悉的《东方红》报刻乐声后,铿锵的报点钟声让人耳膜微震,上海的一天又开始了,如同这座城市的节拍器,外滩90多岁的上海海关大钟,不停歇地敲响。 对市民来说,15分钟一次的报时美妙动听,也提醒大家对时;对城市而言,外滩的钟声即使历史的沉淀,也是城市的象征。

  钟声外头的世界千变万化,里头的世界却是如钟摆般一日日的重复。自1991年接管大钟的维护和保养,守钟人魏云寺已经在这个仅容一人,转着圈儿的钢制螺旋梯上走了28年,这117级台阶,他每天都要上下走几回。

  来到钟楼的机械层,豁然敞亮,光线从四面两层楼高的乳白色钟面间透入,中间的木质小屋内就是大钟的机芯,无数的齿轮互相咬合,发条靠着巨大的重锤牵引。越是古老而原汁原味的机械钟,就越需要精心的呵护,每周,魏师傅都要为机芯加油,检查螺丝配件。

  这么多年来,大钟最大的变化,就是在上发条的环节。以前完全依靠人力,需要几个工人一起用手柄把1吨多重的钟锤绞起来;而装上电动马达后,上发条的工作变得很简单。但这简单的15分钟,却是守钟人年复一年最不易的地方。28年来,老魏从来没休过公休,即便有事要离开上海,最多也只能走两天,因为大钟的发条只能维持大钟运转三天,超过时间不上发条,大钟就要停了。

  自1928年1月1号凌晨1点敲响第一声,高龄的海关大钟已先后经历了4任守钟人的陪伴,匠人匠心;魏云寺和他的师傅们,真正是把大钟放在心口上。多年前,第二任守钟人想到,控制大钟走时节奏的擒纵轮迟早会磨损,就自己琢磨着做出了一个,并在退休时交给第三任守钟人,之后又交给了魏师傅。2017年夏天,大钟“生病”出故障,这个擒纵轮还真派上了用场。而自从大钟经历了那场“大病”,魏师傅也一直在琢磨给它安排一次全面的“体检”。在老魏的坚持下,管理方与大钟的生产厂家联系,英国方面2月中旬就会派人检测,并出具评估报告。

  时光荏苒,再过两个多月,魏师傅也要退休了,这或许是他和大钟相伴的最后一个新年。 魏云寺希望第五人守钟人能像他和师傅们那样,把大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精心地照顾,让海关大钟继续见证上海的发展,见证浦江两岸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