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1

  寄养无需免疫证和签协议

  2月7日,新京报在北京市朝阳区和东城区探访发现,部分提供宠物寄养的店铺内,宠物不停地叫着,宠物盆内已经没有粮食和水,也无人前来照看。

  位于东城区幸福大街上的一家宠物店内,三四十平方米的房间内放着大大小小50余个笼子,无一空笼。在嘈杂的狗叫声中,两只小猫蜷缩成一团。

  当新京报记者询问宠物盆中为何没有粮食和水时,一名工作人员称,他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会定时到店内给宠物喂食、添水,一会就会添粮、添水。

  大多数实体店和网络平台提供相关服务的商家一样,在顾客付费寄养宠物时,店家不要求宠物主人提供宠物健康免疫证,宠物是否有病,全凭口头交流和肉眼观察。针对寄养期间宠物丢失或生病的处置问题,这些商家均表示,若出现丢失情况由商家赔付,但在此期间生病,商家表示可将宠物送进宠物医院,治疗费用由宠物主人承担,如因急病出现意外,责任由宠物主人承担。“来这里的宠物都是健康的,不会有传染病,这个你可以放心。”

  对于提供宠物寄养服务的资质,这些商户均表示不清楚。而寄养协议,有些商家表示不用签订,若顾客要求签订,也可现拟一份。

  问题2

  店家人手不够宠物被断粮

  与许多在线上下单,雇人定时到家中给宠物喂食,陪宠物玩耍的网友一样,在上海工作的康欣(化名)这个春节就是将宠物寄养在家中。据康欣讲述,距离农历大年初一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她在淘宝店铺蛋壳宠物用品(上海)有限公司花400元购买了6次上门喂食服务。“刚开始上门服务挺准时的,到了2月4日上门对我家猫咪进行第三次投喂却迟迟没有人到。”

  因为当时盆中已经没有猫粮和水,康欣就和店家沟通,店家回复称统一调度,已经安排人员上门。直到当天24时,康欣也没有从家中的监控摄像头中看到有人给自家猫咪喂食。

  在监控中,康欣看到小猫无力地趴在地板上,没有了此前来回跑动的活力。经过不断催促,第二天,店家临时安排人员上门投喂。“这次匆匆应付添了猫粮,却忘记给猫添水。”

  在微博上,也有多名网友表示使用蛋壳宠物用品(上海)有限公司的上门服务不尽如人意。“一百多元一次,服务质量却很差。”网友小蒋说,他也是通过电商平台下单雇人到家中给宠物投喂粮食,由于投喂人员是商家临时雇用的,其服务并不专业,将猫砂当猫粮倒进盆中,并添水。还有网友发帖称,自己以每次159元的价格在一家售卖宠物用品的公司购买上门投喂小猫的服务,因为商家日均订单近700个,雇用临时人员不够,自己家的小猫曾遭遇断粮2天的情况。

  ■ 权威说法

  家庭寄养涉嫌违规

  针对商家寄养宠物资质问题,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于2014年开始实施的《北京市动物防疫条例》第四十二条明确规定,动物诊疗机构不得在动物诊疗场所从事动物交易、寄养活动。《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从事动物寄养活动,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包括“有兽医专业技术人员;有相应的消毒、废物处理或者暂存设施设备;有与其服务规模相适应的隔离饲养器具和动物活动空间;有完善的动物防疫管理制度”。

  另外新京报记者此前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只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和《北京市动物防疫条例》规定的店家,才可以申请宠物寄养备案,北京市居民住宅区及地下室是严禁寄养宠物的,也就是说上述提供家庭寄养宠物的个人,其行为涉嫌违规。

  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告诉新京报记者,城市里喂养宠物的人逐渐增多,宠物寄养行业也逐渐兴起,但相关部门还未针对这一行业制定详细的收费、服务标准。

  秦肖娜说,大多数宠物店和宠物医院将猫笼和狗笼放在一起是一种不专业的表现,若猫和狗从幼崽时在一起长大的基本没什么问题。“猫狗免疫功能不同,若强行放在一起,可能会对双方造成伤害。”秦肖娜认为,宠物寄养市场的良好发展还需相关部门和权威的动物保护组织共同来维护。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