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单超额的人

  ——借钱过年,在电商平台“赊账”2万多

  无论是红包还是走亲访友,有钱可花,花多花少都是情分。但对于有一部分人而言,春节没钱可花才是最头疼的问题。

  在深圳某自媒体任职编辑的杨怡在放假前一周收到公司通知:今年没有年终奖。

  年底赶着租房淡季从合租的房子里搬出来,押金已经耗掉了杨怡的全部存款,本想着年终奖能救救春节这一波急,这下算盘都打翻了。

  “2月8号发工资,现在连回程的车票都还没买,总不能有去无回吧。”连信用卡都没有的杨怡第一次开通了支付宝借呗,额度1万2。她小心翼翼地在放假前一天借了10000块,分了12期,“过这个春节,背了一年的债。”

  同样是“借钱过年”,钟硕选择打白条给家里置办年货。给父母买的按摩仪,给妹妹买的新手机,走亲戚用的礼品……将近2万多的春节开销,统统都是来自电商平台的“赊账”。

  “红包花销需要实打实的现金,白条消费以后可以慢慢还。再给手上留点闲钱过春节,心里会更舒坦点。”钟硕说,“去年家里同龄的孩子都给小辈、长辈包了红包,今年再怎么不懂事也得跟上‘进度‘了。”

图说: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图说: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

  开开心心过完年

  ——“父亲给我转了2万块钱”

  “无论是超支消费还是借钱过年,都是为了回家开开心心过个好年。”这是很多人的心态。

  调查显示,有41.42%的受访者都表示春节的消费超过了自己一个月的到手收入,还有2.48%的人春节支出超出了自己半年的到手收入。

  回程的前一天晚上,周仕华收到一笔2万元的转账,来自父亲的账号。

  “他们(父母)都知道我其实也没什么钱,往年都是他们往外随红包,今年我都给他们包圆了,所以最后又把钱还回来了。”

  孩子长大了,懂担当了!但在父母眼中,再大的孩子,终究都是孩子。春节账单的财产流通是一笔算不清的帐,简单的数字是复杂的人情世故。

  2月11日,过完春节假期后又要开始上班了,你的银行卡余额还有多少?(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