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居委会所有干部办公室都改造成了社区百姓的活动室、阅览室、老人助餐点 建成家门口服务中心(站)1300余个,村居全覆盖,服务内容更丰富接地气 浦东居民“家门口”的服务大变样了

世博四居家门口服务站。 资料照片世博四居家门口服务站。 资料照片

  90后居委干部严媛婷常常在“走来走去”中度过一天,原因很简单:自从2017年8月,她就职的浦东新区世博四居启动“家门口服务站”建设后,她的办公室就没了。不单单是她,居委会所有干部的办公室都改造成了社区百姓的活动室、阅览室、老人助餐点,就连居民区党支部书记王忆茹也成了“流动人员”。

  家门口是老百姓最熟悉的地方,也是社会治理的第一线。在过去一段时期里,浦东经济快速发展,但家门口的服务总是缺点温度,少点人气:百姓要办事只能去区里、市里,家门口办事功能不全,爱莫能助;养老、育幼等便民服务,家门口原本是最便捷的地方,却往往因为缺乏足够空间和专业资源,让居民兴趣索然。

  推动社会治理重心下移、资源下沉,家门口是一面镜子,也是一个支点。两年多前,浦东新区在全国率先提出“家门口”服务体系建设,如今已建成家门口服务中心、家门口服务站共计1300余个,实现了村居全覆盖,老百姓的家门口发生了许多新变化。

  干部失了办公室,赢得百姓心

  两年前世博四居居委会的样子,王忆茹历历在目:“一楼入口处是一条狭窄的通道,两侧分布着办公区和工作人员休息区。二楼有一部分活动空间,但功能有限、设施老旧,许多老百姓不大愿意来。”如今再走进居委会,情形完全不同:服务站一楼入门空间被改造成了开放式的办事窗口;原先的办公区成了为老服务区;二楼的阳台经过改造,成了居民可以报名认养的空中菜园;偌大的舞蹈房和开放亲子区让老人小孩都能找到乐趣。

  “这还不算什么。”王忆茹说,最大的变化来源于每个人的内心。“过去老百姓来办事,总要敲开‘两扇门’,一扇是居委会大门,一扇是办公室门。即便走进来了,居民和居委干部隔着一张办公桌对面而坐,总归是有距离的。”可如今在世博四居,王忆茹每天都在服务站的各个功能区域穿行,时刻关注居民有什么需要,就连休息、午餐,都和居民共享空间。社区里认识她这个80后居民区书记的人越来越多,常常是走着走着,就能收获热情的招呼,甚至还有暖心的问候:“你们累不累?”“我们在这里跳舞,会影响你工作吗?”王忆茹庆幸,自己虽然失去了那间办公室,但赢得了百姓的心。

  随着办公室一起消失的,不仅仅是干群之间的疏离感,还有村、居干部的“身份感”。在浦东新区新场镇新南村,伴随“家门口服务站”建设,两年时间里,村书记盛丽萍的“身份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弱化”:先是办公面积缩小了一半以上——这在村民眼中,就是村干部去行政化的信号;第二次索性从二楼搬到一楼,从独立的30平方米空间,搬到了正对大门的村民办事大厅,让老百姓一走进家门口服务站,就能看见村书记。百姓眼中村书记的“身份感”彻底消弭,留下的是一个热情的、尽心尽力服务的干部形象。如今,不但大事小情村民都主动来找盛丽萍,村委会的相关工作,他们也愿意配合完成。

  浦东新区建设“家门口”服务体系,走的第一步便是“向内动刀”,推进村、居干部“趋零化办公”。这在新区地工委副书记凌军芬看来是十分必要的。凌军芬说:“所谓办公趋零化,就是要让村居干部集中办公、下楼办公、开门办公,提倡共享空间、共享工位、共享电脑,目的是充分释放空间潜能,方便群众。”

  变化并非发生在一朝一夕间。空间改造后,村居干部长期习惯的办公室、办公桌没了,哪怕文件、档案等个人物品也要收纳在固定的位置。“表面看,这样的安排太‘苛刻’了,可试点了一段时间后,每一位干部都切身体会到它的意义。”浦东新区川沙新镇界龙村党委书记马凤英说,“这次搬家,大家本来都非常舍不得,不少老干部也不太理解,认为没必要。但是从封闭办公转变为开门办公、从分散办公转变为集中办公、从楼上办公转变为楼下办公后,村干部的工作习惯、工作理念和工作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往村里像个小机关,开会要定时定点,当成一件事情来做。现在看看人都在,随时就可以开会了。”

  村民的评价也很实在,“以往村干部坐在家具后面,总感觉跟我们隔了一层,现在把村委会布置得像家一样温馨,进门就能找到所有的人,信息比以前更全面了,态度比以前更好了,解决问题的效率也更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