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两个村违建租金年入超1亿,单户年租金最高80万!上海这个镇是怎么把违建拆掉的?

  幸福村6000多万元,五四村4000多万元,加起来超过1个亿——以前,这是嘉定区江桥镇的两个村农户宅基地周边违建的年租金收入总和。

  根据前期排摸,这两个村中以往有近700户农户存在违建情况,部分违建房已有20年历史,违建面积超过18万平方米,平均每户违建面积达260多平方米,户均年租金收入近15万元。

  镇拆违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少数农户利用宅基周边空旷、靠近河边等地理优势,违建面积可近1500平方米,年租金收入可达80万元——这样的年收入,足以让绝大多数上班族艳羡。

  不过,这种靠“盖违建房屋、收租金致富”的日子已一去不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江桥镇大力推进农户宅基地周边违建拆除工作,五四村、幸福村农户宅基地周边拆违工作已全面铺开,目前已拆除违建超过8万平方米,农村人居环境得到很大改善。

  违建的租金收入越高、存续时间越长,拆违工作的难度就越大。江桥镇是怎么把这些违建拆掉的?

外来户自成“小社会”,摆个早点摊也能过日子

  外来户自成“小社会”,摆个早点摊也能过日子

  嘉定区江桥镇,地理位置很特殊——位于嘉定、普陀、闵行三区交汇处,西接上海国际汽车城,北沿旅游胜地南翔,东与普陀交接,南连虹桥枢纽。便利的交通导致外来人口众多,同时因毗邻轨道交通13号线,房屋出租收益很大。

  江桥镇幸福村党总支书记陈敏告诉记者,13号线直接穿村而过,金沙江西路站的一个出口就设在村子里。隔壁的五四村交通也非常便利,“开车大约只要一刻钟,就能到虹桥机场、虹桥火车站。”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量外来人员就在幸福村、五四村里租住。“大家把自己家的空房间都租掉了,还是不停有外来人员跑来问有没有房子可以租。上世纪末,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在自家住宅外围再造房间,造完之后就用来出租。”幸福村6组8号村民冯正芳告诉记者,在这股“造房热”的影响下,他也在2004年开始新造了一些房子收租金。

  “当时造房子,成本大约是每平米150元到200元,大多数人家造完之后都不粉刷,直接以毛坯状态出租,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金在8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不到两年就能回本,之后的租金就是净收益。”冯正芳说,最近几年的租金水涨船高,10平米一间房的月租金在千余元左右,如果是临街做商铺的房子,月租金可达数千元。

  房子越造越多,外来人员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幸福村、五四村成了标准的“城中村”,两个村外来人员之和一度达到4万多人。这些外来人员有的在附近的工厂打工,有的做点小生意,服务这些打工者,在村里开水果店的、摆早点摊的、开理发铺的都有。“外来人员都快成个‘小社会’了,由于人太多,外来人员随便做点什么生意都能糊口,摆个早点摊一天只干3小时就能养活一家人。我们常开玩笑说,村里除了殡葬服务没有,其他所有的生意门类都有了。”五四村村委会主任王剑说。

  日前,记者走进五四村,大部分违建房已经拆除,从农户房屋外墙的痕迹上依然可以看得出昔日违建的“盛况”。五四村内道路以往被违建“挤”得非常狭窄,大量农户硬生生让违建从农宅的四面外墙“长出来”,挤占道路、河道等空间。村民私自搭建的房屋大多平地而起,没有地基支撑,有的利用两家房屋墙体之间的空隙,用木板搭建了数平方米小木屋,做饭就在屋外,非常不安全。

  “根据我们的统计,五四村以前在沿街违建房里做生意的小商贩有300多家。这些商铺本就是违建,商贩还要往店外搭凉棚,搭了凉棚还要占道跨门经营。最严重的时候,村内本来宽阔的道路,连自行车都过不去。”江桥镇拆违办工作人员陈立虎告诉记者。

  “大量租户有居住需求,户主有高额收益,违建面积太大,很多人家的违建面积比宅基地面积还要大出数倍。这种地方怎么拆违?难度太大,几乎不可能。”采访中,江桥镇一名干部直言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