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南部今迎中雨,本周工作日会被雨水承包吗?

  本周上海天气,又惊又喜。

  惊的是,前脚太阳刚走,后脚雨水就来。本周,上海要高唱《种太阳》。工作日全都被雨水承包了,而且是“花式”撒雨点子!比如,中雨、阵雨、雷雨……

  上海中心气象台预报显示,受低空切变线影响,雨水今天造访申城,早晨有分散性短时小雨,中午前后雨势开始加强,阴有阵雨,南部地区雨量中等。雨水影响之下,最高温回落到22℃,相比昨天骤降了7℃。

  从明天到周五,雨水还会伴随雷电出场,预计有两天会出现雷雨天气。雷电等强对流天气频繁出现,说明夏天越来越近了。要知道今年至今上海一共才出现过4次市级雷电黄色预警,3月份和4月份各两次。说不定,本周上海就会出现两次。

  喜的是,“识相”的雨水并不想叨扰人们周末的休闲时光。这不,周末两天,申城以多云到阴为主,气温保持在19℃至27℃之间。大家可以尽情外出享受美好春光。

  每当强对流天气到来,天气预报就显得格外重要。现代气象学下的预报科学,主要依靠数据、模型等手段进行,而在古代,人们预测天气的手法则是多种多样。

  早在殷商时期,人们就了解到预测天气的重要性,会利用占卜来预测天气。在已经出土的甲骨文上,就记载了风、雨、雪、云、虹、雷等天气现象。

  还有一些预测,主要基于生活经验。在《诗经》的《邶风·北风》中,有一句“北风其凉,雨雪其雱……北风其喈,雨雪其霏”,说的就是人们观察天气的经验。意思是,寒冷的北风吹到时,带来的雨雪会很大。

  比如具有科学意义的,要属诞生在东汉时期的相风铜鸟,由我国著名天文学家张衡所发明。在空旷的地上,立一根五丈高的杆子;在杆子上,装一只可灵活转动的铜鸟。依据铜鸟的转动方向,确定风吹来的方向。

  到了晋代,铜鸟被人替换成木鸟,变得更加轻盈。由此就可以预测更微小的风。

  唐朝时期,有人将天气预测经验收集归纳成一本书,即黄子发所著的《相雨书》。从“候气”“观云”“察日月并星宿”“会风详声”“推时”“相草木虫鱼玉石”“候雨止天晴”“祷雨”“祈晴”等九方面讲述了观雨之数,很多方法沿用至今。

  翻阅《相雨书》,一定会感叹,古人对生活的观察多么细致!比如,“每夕取通草一茎,以火然之,尽者,次日晴;不尽者雨”,观察对象是一株草;“雨中鸦鸣,翅无声,雨遂止”,观察的是乌鸦的行为;“石上津润出液,将雨数目”,观察的是石头;“雨落井中生泡者,越下愈大也”,观察的是雨滴落时的状态。

  哪怕是一支乐器,人们也能用来预测天气。元末明初娄元礼在《田家五行》曾表示,如果质量很好的干洁弦线,忽然自动变松宽了,是因为琴床潮湿的缘故。出现这种现象,预示着天将阴雨。

  除了民间生活经验,古代官方也有成立专门的气象部门——钦天监。从秦汉时期开始,钦天监就设立了,一直延续到清朝。由于天象在古代政治中具有重要意义,钦天监一直是非常重要的部门,具有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职能。

汤若望画像汤若望画像
比利时将南怀仁印在邮票上以示纪念,南怀仁作为比利时传教士为我国古代天文学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比利时将南怀仁印在邮票上以示纪念,南怀仁作为比利时传教士为我国古代天文学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18世纪前后,西欧的天文学开始快速发展。从明末清初开始,钦天监官员开始由西方传教士来担当。比如,德国人汤若望,就是著名天文学家徐光启编制历法的重要助手。康熙年间的南怀仁,是比利时传教士,精通天文历法、擅长铸炮,是当时钦天监的最高负责人,官至工部侍郎,正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