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普陀区甘泉公园门口居民边聊天边剥豆,志愿者现场指导豆壳投放 借力“蚕豆季”推行垃圾分类新时尚

  ■本报记者 栾吟之

  一家位于三区交界处、菜价实惠的菜市场附近,满眼都是“剥豆大军”,许多市民来这里买蚕豆、就地剥蚕豆,一上午就能产生一吨重的豆壳,把9个大垃圾桶全部装满。在这个蚕豆季节里,普陀区甘泉路街道借机推广垃圾分类理念,竟也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蚕豆价格成排班“晴雨表”

  每年4月至6月,蚕豆上市季节,甘泉路街道西乡路两边总会出现这样的场景。甘北菜市场的蚕豆10元10斤,从早到晚摊位前都挤满了人。买好一大袋蚕豆的市民,总是习惯在马路对面的甘泉公园门口找块空地坐下,边聊天边剥豆,完工后,心满意足拎着一包剥好的豆回家烧饭。

  这里豆壳成灾了?并没有。剥豆的市民都很自觉:摊开报纸,打开塑料袋,壳管壳,豆管豆,最后会把豆壳全部收集起来,投进路边的湿垃圾回收桶。蹲守在这里的志愿者们偶尔还会提醒:“请把塑料袋打开,把豆壳单独扔进桶才算正确投放。”

  “蚕豆壳志愿者队”队长陆庸中领着五六名志愿者,拿着钳子、垃圾袋等工具在一排大垃圾桶附近守着。8个棕色湿垃圾桶专门投放蚕豆壳,1个黑色干垃圾桶专门投放塑料袋等其他垃圾。为了避免剥豆大军随地乱扔豆壳,志愿者们还现场提供垃圾袋。“有些年纪大的、腿脚不方便的老人,我们就主动帮他们把垃圾分好类扔进桶。”老陆对待这份工作认真负责,从志愿者的人选到人员排班,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他最关心的是菜市场里每天的蚕豆价格,这是他编排人员的“晴雨表”。

  这天上午,街道绿容所所长朱荣到这里巡视。他很有信心地告诉记者,有许多常常来剥豆的都是“熟面孔”,都知道该怎么分类,对于不常来的“生面孔”,他会现场进行普及,“蚕豆壳是最好的有机肥料之一,豆壳晒干收水后埋在土里,可增加土壤营养,又没有污染,还可以资源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