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钟机芯。(海沙尔 摄)大钟机芯。(海沙尔 摄)

  好在大钟究竟是大修还是寿终正寝,目前基本有了眉目。魏云寺告诉记者,英国公司此前已出具检测报告和相关大修建议,目前上海海关正在走审计程序,大钟今后大概率还是以机械运转为主,电子运转作为备选方案。

魏云寺今年元旦在钟楼检查大钟表面的灯源装置。(李晔 摄)魏云寺今年元旦在钟楼检查大钟表面的灯源装置。(李晔 摄)

  而魏云寺势必要与大钟再厮守一段日子。他1982年进海关,从事后勤管理。1991年,因师傅升职,他开始接替守钟,每天必上钟楼,每三天要给大钟上一次发条并校正时间。大钟由此成为他的日日牵挂,不止一次,他临睡前突然起疑,不确定白天上班时是否已“开了钟”(上发条),越想越怕,于是半夜叫出租从浦东的家赶到外滩,爬上钟楼再检查一遍,确认后才能回家睡个安稳觉。

  守钟没有AB角,1991年之后的魏云寺极少出上海,唯一一次远行发生在2009年,当年他被评为先进,单位奖励他去西安旅游。他左思右想决定放弃,直到他的师傅即第三任守钟人听说后主动为他顶班,魏云寺才得以成行。数年前,魏云寺父亲过世,丧事还没安排妥当,他又赶去钟楼给大钟上发条。有无怨言呢?魏云寺并未正面回答。他只提及一件事——2017年底,适逢海关大楼90岁生日,他接待了来自外滩街道的数十名居民。这些居民听了数十年钟声,自家阳台距离大钟最近的甚至不足百米,却第一次踏入大钟“心脏”。其中一位居民对魏云寺说:“老魏啊,海关钟声伴我入眠,钟声不响我睡不着啊!”那一刻魏云寺知道,自己守着的不仅是时间,还是上海海关的形象,更是上海城市的象征。

海关大楼90岁生日时,魏云寺在市民参观日为外滩街道居民即大钟的邻居们讲解。(海沙尔 摄)海关大楼90岁生日时,魏云寺在市民参观日为外滩街道居民即大钟的邻居们讲解。(海沙尔 摄)

  而今魏云寺退而不休,或是因为一时还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能如他般专业、细致、有责任担当。尽管,60-70岁于魏云寺而言,是为现已90岁的老母亲尽孝,以及补偿老婆的最好时段。然而大钟仿佛是他另一位亲人,他始终放心不下,“如果我们上海海关找到了守钟接班人,我也非常乐意当好顾问,随叫随到,帮助一同解决大钟各种疑难问题,将守好上海的标志这件事情努力做好!

(上海海关供图)(上海海关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