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投放不是难事

  8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在虹桥火车站候车大厅里看到,来上海出差的李先生正犯难——手里攥着一个刚吃完的汉堡纸盒。

  究竟扔干垃圾桶还是可回收物桶?他攥着盒子,眼神四处移动,最后停在垃圾桶上印的一张分类指导图例上。阅读后,他把纸盒投入印有“一次性餐具”的干垃圾桶内。

  “刚开始难免也有不适应的时候。”候车大厅里,一名来自成都的高中毕业生这样感概,但正如李先生一样,只要稍作学习,正确投放并不是难事。

  他和另外两名同学刚刚在上海完成暑期实习,当日他们满载收获踏上归程。

  说到游客“打卡”的胜地,南京路步行街当仁不让,这里每天高达数十万客流量。来自广州的梁先生和妻子在这里游览时告诉记者,“垃圾分类,一点也不陌生”。

  梁先生称,广州街头的垃圾桶分为可回收和其他垃圾,回家后会细分出厨余垃圾。当他们在上海的社区暂住时,他们接到了社区工作人员派发的垃圾分类宣传单,内容通俗易懂,两人很快掌握了上海与广州的细微差别。

  梁先生觉得,垃圾分类值得在全国范围推广,上海率先立法显示出了决心。“大家如果多花点心思,提前把垃圾分好,至少能减轻环卫工人的工作量。”

8月2日,上海迪士尼,从浙江余姚来游玩的小果在扔垃圾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8月2日,上海迪士尼,从浙江余姚来游玩的小果在扔垃圾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把“新时尚”带回家

  在上海痛痛快快地游玩后,不少游客还准备把“新时尚”带回家。

  “一大会址纪念馆和周边都很干净,感觉垃圾分类很正确,”14岁的周子昂从河北来上海后,首先瞻仰了党的诞生地,他对这座城市的垃圾分类制度也充满好奇。

  他称老家还没开展垃圾分类,这几天住小姨家,起初他看到家里客厅配着两只分类垃圾桶,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小姨一解释,他觉得很有意思:“纸类的,都放这个干垃圾桶,剩下的那些瓜果皮,都放在湿垃圾桶。”

  看到小姨家分得有模有样,周子昂觉得这是一种文明习惯,自己回去以后要继续参与垃圾分类,保护环境。

  来自郑州外国语学校高二的学生杨凯文和王斐然,同样参观了一大会址纪念馆。谈起垃圾分类,他们看上去无比熟悉,四分类脱口而出,只不过有时真到了扔垃圾的一刻,“需要先百度”。

  杨凯文说,现在郑州也逐渐开始推行这项制度,他有了这次上海的经历,回去后会分得比旁人更得心应手。

  从浙江余姚来的王女士和女儿小果,在“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美美地玩了一整天。

  小果妈妈抱着一袋迪士尼纪念品,把手里一本看完的杂志让女儿去扔。小果跳到垃圾桶前,一个可回收物桶,一个干垃圾桶,她用几秒钟阅读,准确丢进了可回收物桶。

  “幼儿园老师给她们教过垃圾分类,她很了解的,现在都是她给大人教。”王女士夸赞女儿是“分类高手”,“宁波现在也在做,回去我们要把这个习惯保持下去”。

  说完,她牵着女儿去了下一个游乐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