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闵行区尝试开放式养老,入院老人或重拾年轻时的爱好,或追忆甜蜜的青葱岁月,当敬老院向社区打开大门,生活远比想象精彩

  按照联合国的人口划分标准,年满60周岁便跻身“老龄人口”。但若细究起来,老龄人口中其实至少有两个代际——拥有完全自理能力的“低龄老人”与部分或完全丧失自理能力的“高龄老人”。

  低龄老人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心境也更开阔,而大部分高龄老人的生活却有些单调甚至沉闷,人们想到养老院也总是下意识地觉得“暮气沉沉”。

  果真如此吗?以闵行区为代表,上海正在尝试的开放式养老行动给出了令人惊讶的答案。

  如今的养老院让老人们的生活远比想象中更精彩。在更多老人的生活里,不再只有抗衰老这一件事。他们或是开始重拾年轻时的爱好,或是甜蜜地回忆起自己的青葱岁月。更出人意料的是,一些养老院向社区老人开放后,低龄老人走进养老院,与院里的高龄老人发生了种种“化学反应”。

  本报记者走访打开“大门”、打破“围墙”的敬老院后发现,一些全新的社交关系正在开放的养老院里构建:老人之间,有些仿佛“偶像”与“粉丝”,还有些可以用“类家庭关系”来形容。

  谁都年轻过,但如何老去,却是很多人尚无法想象的事情:当你老了,是什么在一天天充实着你的生活?或许第一时间闯入绝大多数人脑海的,就是手指操、剪纸……这些活动长期以来都默认与老年人群“绑定”。记者近日走访闵行区莘庄镇敬老院,却发现了很多“意外”:这里的“人气项目”,已经变成了看电影、品赏音乐下午茶……

  变化,要从刚满百天的闵行区莘庄镇敬老院打开“围墙”行动说起:作为该区首批面向社区开放的试点养老机构,莘庄镇敬老院打开了封闭多年的“围墙”,将助餐、助浴、卡拉OK、影院、音乐下午茶、康复理疗等一系列养老服务对社区老人开放。于是,炎炎夏日,老人们的业余生活有了更多选择:他们或是在电影院里回看一部难以忘怀的老电影,或是在卡拉OK厅尽情欢唱,也可在洋溢音乐氛围的餐厅来一场“姐妹们的下午茶”……用“活力满满”来形容,绝不为过。

  电影市场“边缘群体”有了“秘密花园”

  热热闹闹的暑期档电影来临,沪上大小影院人气爆棚,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以黑马之姿摘下中国市场最卖座的动画电影桂冠。但在红火的电影市场,老人们常常只是“陪衬”,人们更熟悉的场景是:老人带着孙子、孙女趁暑假来到电影院看动画片。在年年创新高的国产电影市场,银发族似乎还是“边缘群体”。

  2017年末,影片《芳华》击中了老年影迷的“泪点”,直至电影下线,还有不少老年粉丝前来询问是否有放映场次。但《芳华》过后,似乎就再难有一部电影引起老年影迷的群体狂欢。

  现在,闵行区的老年影迷们有了“秘密花园”——莘庄镇敬老院内设电影院总是座无虚席,观众无一例外都是老人。其实,老人们的观影需求一直都很旺盛,但市场上能真正满足他们需求的影片却少之又少。“以前的演员演得多真实呀,一招一式都非常有代入感。”经常来观影的王阿姨说,相较追求刺激的特效电影,考虑到身体原因,老人们更偏爱有年代感的主旋律影片。

  莘庄镇敬老院内的电影院采取“点映”模式,老人们只要将想看的电影反馈给居委会,再由居委会传达至敬老院,就可顺利完成点单。早在莘庄镇敬老院内设电影院对社区老人开放以前,社区老年院线就已存在;但受限于场地原因,不少社区老年院线都是露天放映,盛夏时节,老年影迷的观影体验并不好。而如今在敬老院内设电影院,老人们得以享受堪比商业院线的高品质服务。

  敬老院里的“偶像”与“粉丝”

  暑期来临,各大综艺节目开启拼杀模式,粉丝们纷纷在各大平台为自己的偶像加油助威。老人之中也有追星族,但他们的偶像通常都已隐退,“追无可追”。不过,陆阿姨却没有这种烦恼——她在养老院又找到了自己的新偶像。

  午饭过后,原本人群熙攘的餐厅变得冷清起来,陆阿姨却迎来了每天最开心的时段:一旁有打鼓、弹琴的现场乐队,她可以在这难得的悠闲时光与小姐妹们拉拉家常、聊聊过往。

  陆阿姨的丈夫身体不太好,动过几次手术,大部分时间只能卧床,陆阿姨也就此担负起了照顾老伴的任务。从中心城区搬来闵行区之后,陆阿姨夫妇与年轻时好友之间的距离远了,平时想要找人说话也成了一件难事儿。

  莘庄镇敬老院的音乐下午茶活动对社区老人开放后,陆阿姨就成了这里的常客,敲打着乐器的97岁帅老头庞高林是她的“新偶像”。庞高林曾是街道老人乐队的明星,“粉丝”无数。自从住到莘庄镇敬老院后,他又加入了莘庄镇敬老院内的老人乐队。从鼓手到键盘手,这支由老人组成的乐队不仅配置齐全,还能自己作词作曲,谱写的一首“莘庄镇敬老院之歌”更是朗朗上口。

  在敬老院,陆阿姨仿佛寻回了少女时代追星时的投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