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感觉”的获得感

  目前,长三角已真正取消省界收费站的地方还不多。记者只能随徐玉贵的货车,由江苏连云港到山东日照,过苏鲁省界收费站。如今这里的收费站只剩一个“形式”,挡杆与收费岗亭都没了,徐师傅一脚油门,几乎没有减速,过了省界。

  “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徐玉贵评价。他每个月平均开车跑两万多公里,对各地的高速公路都熟悉。记者随他运货,在尚未被取消的省界收费站,他都是刷ETC卡,但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不过,那日凌晨3点多,记者随他过沪苏省界收费站时,在上海嘉定区朱桥收费站前缓慢行驶了约三公里。半夜怎么还堵车排队?徐玉贵见怪不怪:晚上收费站上班的人少,只开一两个入口通道,慢很正常。“最好还是都取消了吧。”他感慨。他心底明白,沪苏、沪浙、苏浙省界的一批高速公路收费站,要比苏鲁省界忙碌得很多。

  虽然“没感觉”,但绝大多数货车司机公认,收费站少了肯定是好事。

  “大卡汇”公司的徐国存听说记者来采访省界收费站的事,赶紧把公司里的几位货车司机都叫到办公室来。这位1979年当兵时就开始开车,退伍后开货车至今的老司机,掏出记号笔在玻璃墙上写下“好处”:第一当然是快了,方便了,效率高;第二是少排队少踩刹车,自然省油节能环保……几个老司机讨论半天,似乎也讲不出第三点了。

  不过他们聊起,以前他们最怕放假过节,苏浙进出上海的一些高速公路收费口,还有苏通大桥等过江通道,经常排长队。一些刚跑长途的司机,难免要跟收费员抱怨几句:“慢速公路怎么收高速费呢?”几乎每个被采访的货车司机,都有在省界收费站长时间拥堵滞留的经历。

  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陆永泉曾估算过:以前,货车、客车、ETC车道平均通过时间分别为50秒、20秒、7秒,江苏省率先取消一批收费站后,时速80公里以内单车通过时间为2秒。

  从目前江苏试点的情况来看,取消省界和跨江大桥主线收费站,使得车流分布更加均匀,省界和跨江大桥主线收费站的通行瓶颈疏通了不少。以G3京台高速苏鲁省界收费站为例,2018年元旦日均流量9100辆,高峰时段拥堵近4小时。取消收费站后,2019年元旦假期日均流量达到1.1万辆,却没有拥堵。

  大多数人未必知道,取消省界收费站能减少多少汽车尾气。有专家比较过,过去车辆过收费站,要提前刹车减速,过了收费站约1公里才能恢复正常速度,若全程快速通过,如此几分钟内,车辆的综合油耗与有害气体都减少约60%。繁忙的高速路网上,每辆车节能环保一点点,总量不能小觑。同样,大量纸张油墨将被节约下来。据统计,仅取消苏鲁省界收费站后的缴费环节,每年约可节约700万张通行票据。

  打破行政藩篱、优化营商环境,不少“大突破”都是点滴努力中积累出来的。货车司机刘明告诉记者,未来取消省界收费站后,拥堵的可能性少了,心情舒畅精神好。他估计,从新疆到上海开长途货车的时间,至少能节省两三个小时,“可以在休息区多打个盹。”刘明笑着说。

  也许,“没有感觉”也将成为司机们的获得感之一。今年6月1日起,苏嘉杭高速公路开始支持“无感支付”通行,这是国内首创的路桥虚拟卡通行系统。未来,让人“没有感觉”的不仅是将被基本取消的省界收费站,随着车辆精准定位等技术的进步,高速公路的入口和出口,也能实现不停车、不拿卡“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