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而又不简单的进步

  既然这么好,技术也够了,为何不早点取消省界高速公路收费站?在不少人看来,这似乎是个很简单的事。其实不然。

  一位业内“老法师”告诉记者,取消省界收费站并不是一拆了之,背后涉及收费政策、技术和运营管理、系统升级和改造等;顶层设计与省际协调之外,还要考虑方方面面。

  比如说,国内一些省份对货车以车型计费,而大多数省份以车辆载重计费,车辆“秒过”之后,账怎么算,怎么分?还比如说,无论从乌鲁木齐到上海,还是从阜阳到温州,高速公路上有多种路径可选,并导致通行费不同,如何记录长途车辆的精准路径?还有,以前高速公路分省份收费,数额不会太大,如今一脚油门能行千万里,通行费成了“巨款”,免不了有人要动“歪脑筋”,如何发现并堵住其中漏洞?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与智慧。

  我国高速公路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起初按照路段收费,每个路段、每个项目各自设收费站;后来实现省内联网、取消省内收费站;到2015年,实现全国高速公路ETC联网;到今年年底前,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一步一步,顺势而为。回头看其中变化,体现的是全方位的进步——

  徐玉贵总会怀念他刚入行的2003年。那时候的货车司机,对农村男孩来说,还是个很不错的职业。车子少,物流行业竞争不充分,运费不透明,都是货车司机“按心情”开价。每逢过年,总有货主们上门给徐玉贵拜年,预订他的“档期”,生怕到时候没人给他们拉货。同村人每月工资不过数百上千元时,徐玉贵一年能挣七八万元。谈对象的时候,他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

  他怀念那个时候,却也痛恨那个时候。徐玉贵和比他“车龄”更长的货车司机,都担惊受怕过。很多年前,他们从来不敢在公路服务区睡觉,一不当心,哪怕是走开几分钟上个厕所,大油箱的油就被偷光。有人为此在车上养狼狗,两夫妻夜里轮流守着货车“站岗”。这还算好的,他们更怕“拦路贼”,在没有ETC卡,更没有手机移动支付的年代,跑长途的货车司机身上一般都备着几万块钱路费、油费,难免遭犯罪分子“惦记”。徐玉贵、徐国存、刘明等老司机,几乎个个都被抢过。他们都有在车上藏钱的“绝活”,即便如此,也还得留一点在身上当作“买路钱”。如今好了。徐玉贵敢在服务区呼呼大睡,开车只要带上ETC卡和手机就好。

  以前有些老司机总要超载才能挣钱,看到省界收费站和检查站,“脚都吓得发抖”,他们怕交警和路政部门检查。如今也好了,司机们觉得实在没必要,货多车也多,运力充足,没必要冒着安全风险超载。

  以前高速公路不多,总有人为了省通行费绕路走小路,国道、省道、县道上,大货车轰隆隆地飞驰着赶时间。就在长三角跑跑,一趟也能省下数百元。如今这种情况也少了,货车司机大多数老老实实走高速。一方面相比小路,高速公路不太堵车,能保证时效;另一方面,司机们也不敢“乱跑”,得益于互联网技术,货主与司机线上就能“匹配”,比如徐玉贵手机里装有名为“天地汇”的物流软件,货物怎么走,运到哪里,货主随时可定位。

  他们都感慨进步飞速,可也还有怨言。他们不约而同聊起南方一些地方,曾几何时,因为是不同公司、不同地方出钱修的路,几公里就设一个收费站,一截一截地停车排队收费,烦不胜烦。他们还说起,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毕竟还是少数,除高速公路之外更多的公路上,在乡镇与乡镇、县与县、市与市之间,是否还有一些没有必要存在的“关卡”需要取消?

  在通行效率之外,老司机们还关心费用问题。这段时间以来,长三角各地都在大力推进ETC的安装和使用,不少省界收费站的取消工作与各出入口的ETC车道、门架建设同步进行。此前,不同的省份对司机持ETC缴纳通行费的优惠政策不一致,在当地办理ETC在其他省份的高速公路上无法享受通行费优惠。从7月1日起,各地将陆续落实对ETC用户不少于5%的车辆通行费基本优惠政策,并实现对通行本区域的ETC车辆无差别基本优惠。

  有时候徐玉贵虽然常抱怨“干活苦”,可细细算下来,刨去成本,一年到手二三十万元,能养一家老小。他不抢时间,也不冒险,他反复说,开车最重要的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