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让护士对“网约护理”有积极性,科学设计绩效很关键

  三甲医院、三甲医院的护士到底以何种方式参与“网约护理”,尚无模式参考。而一个紧随而来的问题是:当三甲医院涉足“网约护理”,价格怎么定?这块亦属“空白”。

  “互联网+护理服务”如何收费,是患者普遍关注的问题。今年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关于“互联网+护理”推进方案中提出,建立“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价格和支付机制,要求试点地区结合实际供给需求,发挥市场议价机制,参照当地医疗服务价格收费标准,综合考虑交通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劳务技术价值和劳动报酬等因素,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在上海,近年已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网约护理”雏形试点,采取的模式是:每次“点单”后,患者家属前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付费,其中相关医疗、材料费用等原本就有物价标准,上门费80元/单(按本市物价核定标准),然后由护士上门,整个过程不再收费,也不得提供“点单”以外的服务。

  那么,二、三级医院又该如何定价呢?业内普遍认为,当下中国护士依旧短缺,工作量大,要让护士对“网约护理”有积极性,科学设计绩效很关键。

  福寿康(上海)医疗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军对此深有感触:“五年前,国内兴起一波‘网约护士’潮,但由于政策不明朗,也没有很好解决支付问题,这群‘吃螃蟹者’大部分成了‘先烈’。”

  张军和他的福寿康团队是上海护理服务产业的先行者。2011年创业之初,福寿康为第一批10多位老人提供“居家照护”,定价问题成了当时最关键的问题。“收费低了,公司难以为继;收费高了,老人们承受不起。”张军说。

  好在相关政策陆续推出。2013年,上海试点“高龄老人医疗护理保障计划”,对符合条件的独居老人给予“老年护理费用专项补贴”。2017年1月,作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城市,上海又在徐汇、普陀、金山3个区先行试点长期护理险,并在去年将长护险推广到全市。福寿康团队是原上海市高龄老人医疗护理保障计划和长期护理保险的首批定点服务机构,也是医保定点单位,目前业务遍及全国。

  近几年,上海因长护险等政策“红利”发展起了一批类似福寿康的社会护理机构。它们既盘活了市场资源,也让老人享受到便捷的养老护理服务。下一步,长护险能否为“网约护士”提供稳定的市场需求,备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