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上海成为全国首个实施街头艺人持证上岗的城市。如今有250多位持证艺人在商圈、公园等地定时、定点演出。他们是这座城市“流动的美丽画卷”,上海则是他们安心的港湾。请听本台记者曹梦雅发来的报道。

  周五傍晚,在新天地环宇荟地下一层,进出地铁口的人们步子迈得很快。不远处,几位拿着乐器的年轻人架起直播手机,美妙的旋律随即响起。

  [音乐]起初,周围观众只有寥寥数十个,慢慢地,五十、一百……大家停下脚步,有相拥的情侣,有推着小车清运垃圾的阿姨,还有拿着爸爸手机跑去扫码打赏的小女孩……在音乐中,暂时忘却生活的琐碎,感受这份纯粹。

  [两三年了我认识他们,有一次从静安公园马路听到有人在唱一首我很喜欢的歌,也能跟着一起嗨。]

  这支乐队名叫“无限乐队”,是上海第一支持证的街头乐队。主唱王雷、鼓手何清、吉他手李健三人同是四川绵阳老乡,因为热爱音乐,08年在朋友带领下开启了街头艺人初体验。

  [第一次是在七宝老街的街口,我们三个人就跑了,有点抵触的感觉。那个时候的街头艺人在很多人的心里,不是一个艺术行为,可能他会出于同情打赏你]

  有路人异样的眼光,也有因为占道被城管要求撤离的经历。那之后,王雷在枫泾古镇开了家烧烤店,生意做得越来越好,但想念音乐的心仍在躁动。同样放不下音乐的还有吉他手、东北小伙蔡小元,学艺术教育的小元彼时转行做起了编程,还和朋友开了家公司,收入可观。后来,这笔钱全被小元用于买乐器、租琴房。一次在人民广场的街头表演里,小元和王雷等人相识,加上键盘手杨柳组起了乐队。

  [14年年底的时候,听朋友说有证件。特别记得考试那天手都在抖,刚拿到证的时候马上发了个朋友圈,我说终于可以合理合规的站在街上表演]

  在上海演出行业协会的组织下,这批街头艺人形成了一套选拔、培训、管理机制,每周有固定的排班表,定时定点定人,市区也已有30多个固定演出场所。在这里,小元认识了各行各业的表演者,有海归、有双硕士,不同学历、经历的人相聚在一起。与此同时,他也成长为街艺表演的总督导员。

  [提醒他明天出岗几点,记得带好证件。现场的话看一下穿着,疫情期间人聚集的多了,会去提醒艺人让观众疏散。打赏盒要干干净净,而且要经常说谢谢。尊重艺术,热爱艺术,也是尊重他人,尊重自己]

  让小元暖心的事有很多,有观众自发建起了乐队的粉丝群,两个群加起来将近800人,有人每一次过来都会给他们买瓶水,坚持了一年、两年。他们也用音乐去温暖着路过的人们,就在前不久,一位即将高考的考生晚上8点多来听歌,满面愁容。

  [他说人生感觉很迷茫,我说你再听两首歌回去学习,如果你考得好拿着成绩单过来,随便你点歌。考完了他说他心定了,点了一首beyond《真的爱你》,他说录下来送给妈妈]

  街头文化有足够的生存空间,是一座城市胸襟宽广的表现。小元说,还要在这座温暖的城市的街头巷尾,继续把歌唱下去。

  [只要在这座城市你努力认真的工作,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价值,都有他的闪光点,每个人都能出彩]

  以上由记者曹梦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