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躲猫猫事件调查:医生称较大外力致人员死亡(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2月26日16:54   新民周刊

  


调查会现场,所有成员都提出了问题。

  


云南晋宁县,看守所不让记者进入。

  


云南晋宁县,看守所外,网友亲自上阵查真相。

  咋越整越模糊了捏?  胡展奋(主笔)

  有一句话叫越描越黑;

  有一种线叫越理越乱。

  举国瞩目的“躲猫猫”案终于向纵深发展了,起因是云南省有关部门有感于“误解越来越多”而要还事情一个真相,于是毅然组织网民调查,不料,事与愿违,网上公布的“调查”过程,却使“误解”越来越甚:除了警员之类的官方人员,调查团什么人也没见到!

  地点:云南晋宁“苏格兰场”。

肇事者——“没有”!

见证人——“没有”!

监控录像——“没有”!

原始凭证——“没有”……

  这就奇了,开门揖客,却家徒四壁,要说蓄意的忽悠,却又不像,难道邀请者事先不知道“保密要地,闲人莫入”吗?难道邀请者事先不知道“调查结果,网上公布”吗?

  整个行动不差钱,就差了根筋:全国人民都看着,你咋整地捏,说好要透明,说好“谣言止于公开”的,咋越整越模糊,越整越“谣言”了捏?!

  流言就这么个德性,有限的空间,“正面教育”不进去,负面的流言就进去,反之也就是“伪币定律”:两种面值相同而质地迥异的铸币共存,一旦并行,劣币一定会使良币退出流通领域。

  邀请者手持的是“伪币”呢还是“良币”?

  要说一无所获倒也不见得,浏览网上,“欢呼”和好评只要稍稍点击就可以收获一大摞——“曙光”啦、“进步”啦、“透明”啦、“创举”啦,有人甚至宣布一个“崭新的网络监督时代开始了”。

  受到鼓舞,本主笔也扒网细看,看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看着,倒是耳畔老是聒噪着一首十分靡靡的叙利亚老歌:姑娘你美得像朵花,为了你的眼睛到你家,把我引到那井底下,你割断绳索就走开啦,你啊你啊你啊……

  谁在“躲猫猫”

  “躲猫猫”调查委员会肩负神圣使命从昆明豪壮出发,到达晋宁后,最终却失望而归。整个调查的过程就像走过场,最终的调查报告也无实质性的结论。

  撰稿·杨 江(首席记者) 阿玉成

  这是一次创举,还是一场秀?

  又一个网络雷语——“躲猫猫”——横空出世。

  2月12日,24岁的云南青年李荞明因在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内受伤不治身亡,第二天,当地警方宣布死因乃是李荞明在看守所监区内玩“躲猫猫”时意外撞墙。这个新闻被《云南信息报》报道后,顿时雷倒亿万网民。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多的人则开始怀疑自己的脑袋。

  舆论瞬即被引爆,“躲猫猫”于是成为2009年第一个走红网络的流行语。“妈呀,这也太违反逻辑了吧!”“这不是在怀疑我们的智商嘛!”……网民们对警方的解释“打死我也不相信!”

  于是,“躲猫猫”与去年的“俯卧撑”、“打酱油”获得了同等的江湖地位,被网民反讽为中国当代三大“武林奇功”。“你今天躲猫猫了吗?”“珍爱生命,远离躲猫猫”……网民在以自己的黑色幽默质疑并探求这起命案的真相。

  面对高涨的舆情,新华社云南分社记者出身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们不愿做第二个周老虎。”伍皓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认为要用网络的办法来解决网络舆论,简单点说,他要成立一个由网民主导的“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应该说这开创了网络时代政府应对公众事件的先河,因此广受关注。

  从上午决定、中午起草到下午发布,“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确定了委员名单。

  公告最先是伍皓在自己的QQ群内发布的,这个群内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伍皓做记者时的云南同行,一些还是他的朋友,当然也可以说成是网友。当天的QQ谈话记录显示,群内从事记者行业的“网民”对伍皓这个创举甚为兴奋,很多人加入策划、讨论,有人认为如果操作得好,应该会成为政府应对网络舆论最好的一个案子,打造一个开明的政府形象,并成为2009年十大网络事件之一。

  不能就此冤枉伍皓说他事先就有啥阴谋,或许真是出于谨慎考虑。不过,因为是“史上筹措时间最短的委员会”,大量慢了半拍获悉消息的云南省外媒体记者、网民未能入选。

  一切都在火急火燎中推进,2月20日,在云南省有关部门的组织下,这个由有着浓厚传媒从业背景的网民组成的调查组,就开始代表网民去晋宁展开调查了。从调查组出发的一刻起,网络上几乎就开始实况直播,网民们对由4名相关部门成员、3名媒体代表、8名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组成的调查团充满期望。

  在众多媒体长枪短炮的注视下,“躲猫猫”调查委员会肩负神圣使命从昆明豪壮出发,到达晋宁后,甚至婉拒了晋宁警方一起用餐的邀请,不过最终却失望而归。监控录像未见、嫌疑犯与目击证人未见,整个调查的过程就像走过场,最终的调查报告也无实质性的结论,连伍皓都批评:调查报告写得不怎么样,流水账!

  本已高涨的舆情强烈反弹,到底是一次尊重舆情的创举,还是一场拙劣的公关秀?猜测、讽刺、挖苦与漫骂充塞网络。“你们到底是不是相关部门的托?”渴求真相的网民觉得又被愚弄了一把,愤怒不已,甚至对调查委员会的委员展开人肉搜索。

  伍皓似乎有些委屈,他说自己作为一名普通网友对调查也觉得不解渴。

  调查委员会报告中说,“感谢省委宣传部”、“最后真正能揭露真相的,只可能是拥有法律资源得执法司法部门”。对此伍皓说,宣传部不想干预调查委员会的调查,这个报告他没有审阅,如果审阅,这些话就无法通过,因为调查总要有个结论,不能搞半天,说自己没有结论,“反正你们又不是去办案,你们的结论又不是司法结论。”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真相又在哪里?

  躲猫猫不会伤成这样

  时间回溯到2009年2月8日,家住云南省玉溪市北城镇大石板三社的农民李德发接到了一个电话——被羁押在晋宁县看守所的儿子李荞明突然受伤被送至医院。2月12日凌晨6时57分,李荞明因重度颅脑损伤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不治身亡。

  当天下午,李荞明的遗体被送到昆明跑马山殡仪馆,51岁的李德发有如五雷轰顶,他望着冰柜中儿子的遗体,泣不成声,李德发怎么也想不通,儿子因为盗伐林木而被刑拘在晋宁县看守所,怎么突然就阴阳两隔世了。

  “人好好的进去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人是在看守所里受伤的,看守所应该给个说法啊!”李德发心中疑云挥之不去,“他不能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啊”。

  对于李荞明的死,晋宁县公安机关给出了一个让李德发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解释:李荞明受伤,是由于他与同监室的狱友在看守所天井里玩“躲猫猫”游戏,遭到狱友踢打并不小心撞到墙壁而导致。

  李德发初次听到这个解释就觉得太匪夷所思,过于牵强,“我不相信儿子是玩什么躲猫猫致死的!一伙二三十岁的犯人,怎么还会在看守所里玩只有小孩子才会玩的游戏,过大年时被抓进了看守所,我也不相信他还有什么心思玩这些游戏。”

  “就算真的玩游戏,谁也不可能把自己撞得如此严重!”李荞明的未婚妻李玉梅则泣不成声地表示:“我要找出他死的真正原因,让他死也要死得明白。”

  李家人怀疑,李荞明是遭到毒打致死,“躲猫猫”事件发生后,也有号称坐过牢的网友发帖表示,在监狱,确实存在“牢霸”殴打新犯,给新犯“上规矩”、“要进贡”的现象。

  不过,晋宁县看守所对此予以了否认,并列举了看守所每天会检查在押人员身体外表情况等措施作证。

  2月19日,就在“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筹建的同时,记者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展开调查。

  医护人员三缄其口,“我们医生只负责救人,至于他是怎么死的不在我们工作职责!你们去问警察好了。”知情人士透露,曾经给李荞明做过手术的医生现在连手机都关了。

  几经努力,记者终于找到一名知情的医生,这名医生讲述了抢救李荞明的过程。“他送进来的时候伤势就非常严重,瞳孔已经放大了。”李荞明被送进医院后,医生马上对其进行了手术,但手术后的第二天,伤势迅速恶化,最终不治身亡。

  该医生还透露,李荞明刚被送进医院时身上的确有外伤,头部左后方有一个大约5厘米的伤口,左太阳穴附近也有红肿的情况。“颅内出血非常严重,手术将他头部的一个骨瓣取掉以减小颅内的压力。但是即使如此,还是回天无术”。

  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的登记簿上,记者找到了李荞明尸体被运走的记录,死因一栏中写着“意外”二字。这名医生分析,“重度颅脑损伤”是李荞明死亡的唯一原因。

  就晋宁县公安机关给出的“躲猫猫”一说,这名医生说,李荞明的伤一定是受到外力才可能导致,而且这个外力还不小。

  “如果是不小心摔倒或撞击,人的本能反应会让人体在摔倒时形成自我保护,这样的情况下很难造成如此重的伤害。”他说。来源:新民周刊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