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云南躲猫猫事件死者系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2月28日09:00   新闻晨报

  


新闻发布会上“躲猫猫”得以真相大白 晨报记者 李晓明 现场图片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云南昆明报道

  备受关注的“躲猫猫”事件终于等到了官方的调查结果。昨日下午5点,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躲猫猫”事件的最终调查结果进行了情况通报。云南省检察机关和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公布了调查结果,称李荞明并不是玩“躲猫猫”游戏致死,而是被同狱舍的牢头狱霸殴打致死,此前调查存在严重失实,涉及的相关责任人已被处理。

  案发后嫌疑人串供

  “‘躲猫猫’事件将于今天下午5点召开新闻发布会。”消息传来,媒体闻风而动,冲向发布会现场。出乎意料的是,发布会并没有选择在云南省委或省政府新闻会议室召开,而是选择了一家幽静的宾馆里。离发布会开始还有一刻钟,会议厅就已经聚集了全国40多家媒体,加上长枪短炮,将偌大的会议室挤占了半壁江山。

  多日的等候终于等到了一个与先前完全迥异的结果。新闻发布会准时召开,云南省检察机关发言人对李荞明非正常死亡案件的调查情况作了如下通报:2009年1月28日,李荞明因涉嫌盗伐林木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晋宁县看守所。羁押期间,同监室在押人员张厚华、张涛等人以李荞明是新进人员等各种借口,多次用拳头、拖鞋等对其进行殴打,致使其头部、胸部多处受伤。2月8日17时许,张涛、普华永等人又以玩游戏为名,用布条将李荞明眼睛蒙上,对其进行殴打,其间,李荞明被普华永猛击头部一拳,致其头部撞击墙面后倒地昏迷。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李荞明于2月12日死亡。这一结果彻底推翻了此前晋宁县检察院所作出的结论。

  检察机关还通报,案发后,张厚华、张涛、普华永等人为逃避罪责,共谋串供,编造了李荞明系在玩游戏过程中,不慎头部撞墙致死的虚假事实。

  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理

  在对上述事实认定的基础上,检方和警方对相关渎职人员进行了处理。检察机关表示,对监管人员涉嫌渎职犯罪的行为,已立案侦查,并将尽快查明案件事实,依法处理。云南省公安厅发言人也通报了对相关负责人的处理:

  晋宁县检察院驻所检察室主任赵泽云 免去职务;

  晋宁县公安局局长达琪明

  行政记大过;

  晋宁县分管看守所的副局长闫国栋 行政记大过,免去晋宁县公安局副局长职务;

  晋宁县看守所所长余成江

  行政撤职;

  晋宁县看守所分管管教工作的副所长蒋瑛 行政撤职;

  晋宁县看守所民警李东明 (负责管理李荞明所在监室) 辞退

  上述人员的处分及组织处理已经按公安部门管理权限办理。同时警方表示,将根据检察机关查明的情况,对案件进展中发现的渎职线索,一查到底。

  昨天,调查结果出来后,记者再次联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他婉拒了采访要求,他说自己马上要去北京,担任全国两会云南团新闻发言人。最后,他给记者发来一条富有深意的短信:“今天昆明阳光灿烂。早前曾有一丝薄雾,但是阳光依然跟往常一样,明媚的照耀着神奇美丽的云岭大地。云南的天空永远是最蔚蓝最清澈的。欢迎媒体朋友们多来云南沐浴阳光。”

  家属对结果表示满意

  昨日,得知调查结果的李荞明之父李德发向记者表示,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李德发告诉记者,目前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还没有将调查结果向他公布,他也是刚刚从记者处得到了这个消息。“总算查清了事实,还了儿子一个公道。”不过,对于赔偿的事情,李德发表示,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进展。

  网调委员高兴又质疑

  早先参与调查的网友调查委员会除了少数人外,都没有到达现场,让人有些意外。记者在发布会召开之前向“风之末端”询问,他表示没人通知他。调查结果发布后,“风之末端”表示结果能给网友一个客观真实的交代。“边民”也表示,真相大白让人高兴,同时还提出质疑,晋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韩红兵在接待网友调查团时是否撒谎或被蒙蔽,为何没有得到处理。

  检方和警方发布会回应五大疑问

  疑问一:调查结论为何与先前迥异?

  “躲猫猫”最终翻案为“狱霸殴打致死”,同样是司法机关作出结论,为何前后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

  检方回应:这主要是由于李荞明被打伤后,当事人订立了 “攻守同盟”,同监舍11人都统一了口供,称其是在玩游戏中不慎撞墙受伤,晋宁县检察机关在最初调查时也被蒙蔽,又因为急着对媒体发布调查情况,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发布了错误的信息。

  疑问二:调查为何花费这么长时间?

  有记者提出,“躲猫猫”事件曝光后,检察机关负责调查,但调查结果一直难以出炉。但在24日有省委领导提出必须3天内破案,调查结果果然出台,先前为何会花费那么长时间?

  检方回应:一方面当事人“串供”的行为给调查造成困难,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方面,法医对李荞明的尸检过程以及报告作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疑问三:为何频发非正常死亡事件?

  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出,根据查证,早在2年前,晋宁县看守所内就发生过一起嫌疑人非正常死亡事件,尽管公安机关认为自己没有责任,最后却给了死者家属3万元安埋费。今年1月,一名15岁少年在昆明盘龙区第一看守所也发生意外死亡,看守所竟解释死者当天曾因“洗澡”摔倒。再加上全国各地发生在看守所内的嫌疑人非正常死亡事件,看守所的管理是否存在严重弊端?

  检方回应:2006年的案件目前还没有掌握,2009年的案件目前检方也在调查,除晋宁县看守所存在多次狱霸殴打新人事件外,其他看守所还没查出类似事件。警方表示,目前已开展为期一年的看守所安全管理工作,对于牢头、狱霸问题坚持 “露头就打”,决不让其“成势”。

  疑问四:看守所究竟有无监控录像?

  尽管检方公布了调查结果,但说明事实真相最为关键的监控录像仍然没有公开。究竟是有还是无?又为何不能公开?

  检方回应:晋宁看守所的监控设施损坏已经达半年之久,故没有监控录像。(这一解释无法让人满意,根据网友调查团当天进入看守所调查的情况,相关人员曾表示有探头,但属于保密。另外,看守所监控设备损坏达半年竟无人修理。 )

  疑问五:李荞明能否获得国家赔偿

  李荞明死于“狱霸欺生”,他能否得到国家赔偿?

  警方回应:这起案件暴露出晋宁县公安机关,特别是看守所在队伍建设和执法管理中存在着突出问题,目前相关责任人已被处理。公安机关向死者家属表示,将妥善处理好李荞明的身后事。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