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浦东钓鱼执法钩子被查出 对黑车收保护费曾判3年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0月26日08:47   南方都市报
钓鱼断指背后———钩头蒋国辉揭秘
  孙中界到原南汇区交通执法大队讨说法。《南都周刊》供图

  本报讯 (记者 左志英)新华社报道称,把孙中界引入埋伏圈的钩子是从蒋某某处得到查处非法营运的消息的。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蒋某某的全名为蒋国辉,是一名老钩头。

  据这名曾在蒋国辉手下做过钩子的知情人士介绍,蒋是上海奉贤人,今年40来岁,中等个头,曾给黑老大当过马仔,搞敲诈勒索。钩子行业出现之初,蒋即加入其中。

  1995年,上海首次颁布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其中规定,出租汽车驾驶员必须具备本市常住户籍,“擅自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由市客管处没收其非法所得,并处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或者非法所得十倍的罚款。”上述知情人士称,就在这一年,上海有了钩子。

  位于南端的奉贤,最早成立稽查大队查黑车,所以钩子诞生得最早最多。上海的钩子中,30%来自奉贤。目前最大的钩头蔡某就来自奉贤,手下有五六十个钩子。蒋国辉起初在蔡手下做钩子,1998年前后自立门户当钩头。

  各钩子团伙有相对固定的活动范围,蒋国辉最早的地盘在闵行。因为对黑车师傅收保护费,2001年前后,被手下一钩子和多名黑车师傅联名状告,结果被判刑3年。实际服刑一年半后,蒋提前获释,重回闵行,纠集了几个人,继续做钩头。后来,蒋的地盘转移到南汇区。在南汇区,钩子团伙只有蒋一家。

  据了解,上海各区县钩车的“劳务费”不尽相同,南汇钩一辆250元,嘉定和青浦400元,闵行500元,奉贤600元。这些钱,每月由钩头到各区交通管理执法大队结算领取。实际拿到手的,只有80%左右,其余部分被执法大队提留。

  以闵行区为例,每钩一辆车,钩头可领回400元,其中200元揣到自己的腰包,另外200元分给实际钩车的人。做钩子,月收入多则五六千,少则两三千。如果做钩头,月入一两万是稀松平常的事。在那个小圈子里,钩头是令人向往的职业。

  事件回顾

  断指证清白

  10月14日 刚到上海上班几天的18岁青年孙中界“一时好心”搭载一男子,落入执法人员埋伏,被定为非法营运,车辆被扣。孙中界激愤之下,用菜刀剁掉自己左手小指以证清白。

  10月16日 媒体报道孙中界疑遭钓鱼、自残断指证清白的事件,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关注。

  10月17日 上海市政府要求浦东新区政府迅速查明事实,将调查结果及时公布于众。上海市政府承诺“对采取非正常执法手段取证的行为,一经查实将严肃处理。”随后,浦东新区责成浦东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牵头进行调查,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参与核查工作。

  10月20日 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公布调查报告,称查获的孙中界涉嫌非法营运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取证手段并无不当,不存在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

  10月20日 调查报告“老子查儿子”且没有回应任何质疑,引发各界强烈批评,人民日报两度发表评论,央视节目明确提出质疑,更重要的是上海市高层也不满该调查报告,重压之下,浦东新区当天重启新调查,这一次是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组成的联合调查组。

  10月25日 新华社提前公布调查结果,确认孙中界遭遇钓鱼,14日当晚孙中界在上海闸航路上搭载的男子陈某某并非普通乘客,在当天整治非法营运的行动前,原南汇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一名负责人就将执法的时间和地点通过通过“钩头”蒋某某告知“钩子”陈某某。

  专题:上海车主接连举报钓鱼执法


相关报道:上海四套班子领导关注 推动钓鱼执法真相大白天下 2009-10-26 08:25:29
          调查发现浦东“孙中界事件”存在钓鱼执法嫌疑 2009-10-26 08:22:59
          上海“钓鱼”案:一被钓车主打官司拿回被扣车辆 2009-10-25 09:27:40
          孙中界递申辩状索要被扣车 代理人郝劲松赴沪 2009-10-24 16:39:47
          宝山、闵行钓鱼执法案子都突然发生变故 2009-10-23 10:43:48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