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寻找上海百分百夜市 吴江路西段与黄河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19日10:46   上海壹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文/本报记者 杨扬摄影/本报记者王雅敏

  大多数上海人对于“夜市”这个概念直接等同于“排档”、“小吃”、“地摊”。然而,无论是前途未卜的吴江路,还是式微已久的黄河路,或者由学生和摊贩相辅构成的“黑暗料理街”,还有始终浸淫在草根中风生水起的通北路……不管怎样辉煌热闹,都始终与“上海的夜市”差一口气。上海的夜市,究竟是从未存在,还是行将消失?

  1月15日晚上5点,吴江路上的华华川菜馆像往常一样,在休息了3小时后准时开夜市。一个厨师、一个帮手、一对姐妹加上和她们有亲戚关系的中年妇女当伙计,就组成了华华川菜馆的所有工作人员团体。他们配合默契地做着准备工作。和往常一样,这里已经有人在排队等位了——不出半小时,几步之遥的梅泰恒白领们就会将这里围个水泄不通。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是华华川菜馆最后一天营业。整条S形的吴江路东段已经被脚手架包裹起来。放眼望去,没有了昔日蒸腾而起的炊烟,取而代之的是绿色网纱。只有零星几家餐厅、小吃店还在营业。“什么时候搬?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希望能营业到不得不搬的那一天。

  华华川菜馆分上下两层,营业面积仅限于底层不足10平方米、全封闭的空间,只能放下4张桌子,前间挤着2个冰箱、微波炉,还有厨师刚刚能转身的灶间。由于店面房子就是老板的私房,华华川菜馆没有来自租金的压力和由房东意志决定的选址不可控性。这也使得他们可以在漫长的吴江路拆迁改造过程中坚持到最后。

  晚上7点半,华华的招牌菜“牛腩煲”、“辣子鸡”已相继售罄,排队的人群却依然继续。“我们特地从浦东过来的,听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营业?”一对情侣排在队尾询问。对于包括华华川菜馆在内的吴江路东段拆迁,食客们都很惋惜。作为上海最出名的夜排档集中地,吴江路是很多人心中必去的“夜市”。当小杨生煎都搬进了高级Shoppingmall,有些夜晚的乐趣便没了。

  即便如此,在专业人士眼中,吴江路距离真正的夜市还是有点距离。“吴江路?完全没得比,差好多!”不少在上海生活多年的台商,在尽数了上海的好处之后,都会引出同一个遗憾,“可惜啊,上海没有一个夜市。”而在他们看来,上海人为之心心念念的吴江路,实在称不上一个真正的夜市。

  “台北的夜市,太想念了。”上海台商会高级顾问林亚伦说,对他而言,念念不忘的夜市应该有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一为吃、其二为玩。“吃的部分就是小吃、饭馆、酒楼,各种形态的饮食都有,包括你们上海人说的排档;玩的部分其实有点像市集,但也不仅仅是地摊和小贩。”

  他力图描绘那种“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的夜市——“马路两边最靠里面的是商店,大商店、小商店都有,就是有门面的。但是每家店都会把自己的东西放到门口,向路中央延展;外面一层就是各种小摊,那些老板赚的钱够他在最好的地方买几千万的房子,可他还是固守在那里,每天早上3点钟起来熬料,仍然卖5块钱一碗的刨冰,一天卖1200碗。”

  同样身在上海而心系夜市的,还有艺术家马兴文。“香港夜市都在市中心,我喜欢晚上穿一条短裤到夜市的小摊上去吃东西,里面没有空调,边吃边逛流一身汗,拿着饮料边走边喝,感觉非常不错,很放松。我最享受旺角夜市‘原汁原味’的建筑。”

  然而说起最喜欢的夜市,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马兴文仍然选择台北士林夜市,“很多设计感很强的东西,而且可以把韩日的风格都融入进去。能看到独特的东西在里面,所以喜欢买那里的衣服、配饰。”而在香港夜市,他更多的是去玩,“那种塔罗牌算命的地摊,还有小鸟算命、星座算命。四五十块钱一次,也不贵。”至于是不是算得准,“反正是玩嘛,夜市本来就是去玩和看热闹的地方。”

  寻找百分百夜市

  寻访地点:吴江路西段

  又少了一个夜市

  上周五晚上10点过后,华华川菜馆彻底从吴江路退出。和其他已经离开的美食店纷纷将新址布告贴在门口不同,华华并不知道自己重新开业的时间和地址。对于它的未来,现在的伙计、将来的老板只知道“应该会去黄河路。那里租金还能接受,人气也可以。”但那些每天走几步路过来吃中晚饭的南京西路CBD白领们,是否会跟着“华华”这块招牌前往相对偏僻的黄河路,所有人都不得而知。“路过肯定会去,平时……可能就去得少了。那里感觉不一样,没有逛的味道,只是正儿八经过去吃一顿饭,就不太高兴了。”正在排队的吴小姐说,她在恒隆上班,吴江路中午像她的食堂,晚上则是她的夜市,“和朋友逛南京路,Shopping好了就来这里吃东西。生煎、臭豆腐、芒果冰沙……走一路吃一路。拆了满可惜的,又少了个夜市。”对吴小姐来说,即使开到晚上10点,Shoppingmall就是Shoppingmall,没法代替夜市。“夜市起码要有地摊、小吃,花费不多,没空调不要紧,关键要有人气、有地气。”

  地气,就是人和环境。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教授童明这样分析吴江路繁荣的原因:一是周边臧家花园等老上海传统里弄的居住方式带来开放式的环境基础;二是吴江路市场档次和梅泰恒等商务消费场所形成了高低互补。“简而言之就是依托社区居民的需求。”他说。

  站在华华门前,就能望见两两相对,已经改造完毕的吴江路西段。干净整洁的Shoppingmall,布满咖啡馆和面包房。这里更像另一条南京路步行街,只是更冷清一点。四季坊的二层几乎空置,那些曾经进驻的商户在短暂停留后又悄然离开。“对面……我们也想过去,但租金实在太高了……”华华伙计中的那个姐姐说。

  对于已重建的吴江路西段目前落入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境地,童明认为,这说明城市空间的成型往往有很多复杂因素,不是人为可控。既非由政府单方面决定,也不仅仅靠城市规划,社会环境的支撑是一个重要因素。城市规划不是万能的,它只能设计公共空间中的物质部分。公共空间不仅是物质设施,更重要的是其中的人。“否则规划就纯粹是造房子、铺绿化。只有满足人的需求和利益才能发挥作用。必须知道在空间中‘谁’需求,又是‘谁’受益了。”

  夜市元素:无  

  寻访地点:黄河路

  拆也要拆得精细

  事实上,改造好的吴江路西段阻挡了大多数吴江路上原有的美食店。这里按照南京西路黄金地段估算出来的租金,让这些靠着平实价格薄利多销的小店望而却步。只有少数几家选择了这里,比如小杨生煎。“老店也还在的,什么时候搬不知道。”收碗、擦桌子、送汤,小杨生煎新店的服务员几乎没有空与记者说一句话。无论什么时候,这里都有人排队等待出炉的生煎。正是因为这样持续旺的人气,小杨生煎始终保持着4.5元/两的售价。

  除了这里,小杨生煎在黄河路另有一家分店。黄河路,这条20年前以鳞次栉比的餐馆蜚声上海的美食街,尽管早已日渐式微,当吴江路面临拆迁时,仍然成为很多店铺首选的辗转之地。

  晚上8点,黄河路一直以来的惯例——老板或是经理亲自在店门口招徕生意,天气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几位?里面看看口伐?”不缓不急、彬彬有礼。店面挨着店面,几层高的建筑狭窄而细长,不小心会觉得到了越南。在这里,即使是最小的铺子,也一定有规整的明净店面;就算吃两串烧烤,也被请入“楼上坐”。

  小杨生煎、仔仔烤鱼,来自吴江路的店面无一例外都在自己的招牌边标注了醒目的“吴江路人气美食”字样。但至少目前,这些店面仍然没有能够将从前吴江路沸腾的人气带过来。

  终归,人是最重要的。“就像拆迁吴江路,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周边老社区相继拆迁了。人先离开,市场就失去了依凭。”童明这样分析,“这些先期的拆迁影响很大,但这又是政府的一种升级换代。较草根的、人头攒动的、民俗的被另一种形式取代了。不过,社区功能的定位应该考虑实质对应的人群。”他认为,即使要拆,也要拆得精细。“新旧商业模式各有利弊。吴江路不是不能拆,关键在拆得精细。若只考虑拓宽或应用新建材,肯定不行。”而眼下已经拆得差不多的吴江路,在他看来,则“拆得太快太轻易”,“新建后引入的商家随处可见,毫无城市特色与地域特征,丧失了历史识别性——没有自己的灵魂。”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