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结婚承诺成泡影 保姆杀人分尸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4月09日08:47   新闻晨报

  □晨报记者 李东华

  古北路530号的小区内,曾租住着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退休老教授邵望予,与其同住的还有保姆房惠芬。每天早晨,老教授都会到报摊上买一份报纸,风雨无阻。 2009年8月5日和6日连续两天,摊主没见到老教授来买报纸。老教授的隔壁邻居也发现,5日深夜,老教授家中没有开灯,但电视却一直在播放。邻居和报摊摊主都感觉情况有异,赶紧报警,并找来锁匠打开房门。在锁匠打开门的瞬间,大家被眼前的场面惊呆:客厅里的电视仍然开着,老教授已被害,与其同居的保姆却没有踪影。

  昨天,保姆房惠芬站在了上海市一中院的被告席上,罪名是“故意杀人罪”。所有的证据都显示,就是这名陪伴了老教授19年的保姆杀死了他。

  保姆38岁进入邵家工作

  昨天,上海市第一中院的法庭内,旁听席座无虚席。除了少量媒体记者外,多数都是老教授邵望予的家属、朋友、同事及学生,许多人是专程从国外赶回来旁听。而保姆房惠芬的家属没有一个在场旁听。

  在法警的押送下,房惠芬缓缓走到被告席上,面无表情,不停地往旁听席上张望。今年58岁的房惠芬体型微胖,一头花白的短发。在法官的示意下,她坐在了位子上,但始终低着头,小声地回答着问题。

  这样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实在让人难以与“杀人分尸”凶手联系在一起。

  房惠芬于1990年来到上海,在一家保姆介绍中心的推荐下,她来到了邵望予家做保姆,那年她38岁。

  保姆曾两次突发精神病

  被害的上海对外贸易学院退休教授邵望予,在学界享有很高威望,曾经担任过WTO上海研究中心教授,是我国国际贸易与WTO研究专家,曾经主编过《国际贸易方式实务教程》、《国际咨询知识》、《国际服务贸易·实务与合同》等专著。

  邵望予因妻子患癌症去世后,一直独居。几年前,他的儿子在澳大利亚遭遇车祸身亡,女儿在美国定居,身边没什么亲人。只有保姆房惠芬一直陪伴左右。

  邵望予对于保姆房惠芬情深意重,但是对于其子女而言,房惠芬的存在有些难以接受。因为在他们眼里,房惠芬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保姆。“她平时碗不洗,衣服也不洗,而且对父亲的要求很多。”邵望予的女儿一直在美国居住,也曾多次叫父亲到美国去,方便照顾,但邵望予怕拖累女儿,一直没有去。

  邵望予俨然已经把房惠芬当成家人,两人有时还会手牵手在小区散步。在邻居眼中,他们关系融洽,不像一般雇主与保姆的关系。两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19年中,房惠芬曾两次因突发精神病被送院治疗。亲朋好友都劝邵望予更换保姆,但邵望予每次都亲自去把房惠芬接回了家。

  在昨天的法庭上,房惠芬轻轻地说:“我们共同生活了近20年,平时他对我很好,叫我老婆,外人也以为我们是夫妻。”

  房款、婚姻承诺成祸端

  “你们感情这么好,那你为什么要下毒手将其杀害?”

  面对公诉人的提问,房惠芬说:“我心里有恨,因为他对我的承诺没有做到。”

  原来,两人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房惠芬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家中的女主人,并不断向邵望予提出要求。当邵望予准备将自己在新东路的房子出售后搬到古北路居住时,房惠芬极力反对,她担心房子卖掉后,自己没有地方住,为此两人曾多次吵架。最后,邵望予还是将房屋出售,并得到了房款200余万元,就此在古北路租房住,因为那里住着很多外贸学院的退休教师。“他答应房子卖掉后,给我100万元,但最后却只给了20万元。”房惠芬说,除了钱以外,还有一个邵望予没有遵守的承诺就是结婚。“他答应过要和我结婚,而且我们还一起拍了结婚照。”

  但是,不管是房子的承诺,还是结婚的承诺,房惠芬都拿不出任何证据。

  行凶后分尸手段残忍

  2009年8月5日上午8时,房惠芬与邵望予再次在家中发生争吵,最后大打出手。争执中,邵望予被手持剪刀的房惠芬划伤脸部,随后被打倒在地。89岁高龄的他还没能爬起,房惠芬已两手掐向他的颈部,直到他不能动弹才松手。事后,经法医鉴定,邵望予系生前被他人扼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而死亡。但在邵望予停止呼吸后,房惠芬并没有停止她的疯狂行为,随后她对尸体进行了肢解。当一切结束后,房惠芬清理完身上的血迹,更换上干净衣服后,乘车返回了江苏老家。

  保姆刑事责任有限

  公诉人举证说,犯罪现场的血腥程度十分罕见。房屋内共有27处血迹,墙壁、冰箱、木椅、脸盆等到处都是。屋内的一个坐垫上还摆放有3把带血的剪刀和3把小刀。那些都是房惠芬肢解尸体的工具。

  当法警将现场照片再次拿到房惠芬眼前让其确认时,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说:“就是这样”。“你已经将教授杀死,为何还要残忍地分尸?”

  房惠芬说:“我记不清为什么了,我有病,高血压和精神分裂症,我一直在吃药。我现在很后悔。”

  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显示,房惠芬的确患有精神分裂症(偏执型),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昨天的法庭上,邵望予的家属提出了共计40余万元的民事赔偿。房惠芬说,她愿意赔偿,但她的钱不够。她只有邵望予当时卖房后给她的20万元,目前存放在一个亲戚家中。

  法院近期将择日对该案进行判决。

  相关阅读:杀害退休教授保姆系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相关报道:保姆被辞偷东家价值20万元名表首饰泄愤 2010-03-09 08:34:04
          大木桥路一小区内保姆坠亡 死者刚从安徽老家返沪 2010-03-01 07:42:24
          家政市场全面进入保姆荒 雇主送万元大红包挽留 2010-02-03 07:56:07
          市郊村嫂瞄上春节“保姆荒” 松江700多村嫂已上岗 2010-01-15 08:04:48
          新保姆不来老保姆回家 沪上年末现“保姆荒” 2009-12-29 08:05:48
          缓解保姆紧缺矛盾沪籍老保姆重操旧业 2009-11-02 08:30:56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