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沪会所陪酒陪聊仅是冰山一角 足浴店变相特殊服务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03日09:14    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罗宾、付莹9月2日报道:入夜的上海滩,车水马龙的街面逐渐安静下来,繁华的城区道路上,霓虹灯闪烁着诱人的光芒,仿佛提醒城市里的“夜灵魂”,作别日间衣冠楚楚的夜生活即将上演。

  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夜场”中,到底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有着什么样的灰暗的交易?

  做“公关”当天就能上班

  天钥桥路一处公交站牌上,“大大方方”贴着一张红色“广告纸”,上面赫然写着:“KTV酒吧直招服务人员”,列出的招聘条件也很“诱人”,比如,招收的男女公关,要求“思想开放、五官端正,有无经验均可,有专人引导入行,月收入10000元起。”这些KTV、酒吧、会所到底在招什么样的人?真的仅仅是单纯的服务生?记者拨通了一家KTV招聘广告上的电话。

  电话中,听说记者对招聘信息有兴趣,一名中年男子当即询问:“你多大?住哪里?”听说是21岁的女大学生,男子马上又追问:“你身高多少?要不要做公关?”记者询问“公关”的工作内容,男子回答:“一般就是陪客人喝酒、唱歌,让客人开心,需要的时候可以出台。”

  “出台有要求么?”

  “这个随你自己,要是想多挣钱嘛就去。”

  “那收入怎么算?大概是什么数字?”

  “收入按次数来,一般一次500块,有时候也有三四百的,大多都是500或以上的。”

  这名男子还说,“公关”不按时间计酬,而是看“陪场子”的次数,如果“出台”的话,每次给“妈咪”上交200块,其余的收入包括小费都是自己的。男子还“鼓动”说,做“公关”一般在晚上七八点上班,不影响白天学习和工作,每周上班的次数也可按自己意愿来,想多赚钱就多上班。男子还热情地说,第二天就可以去面试,只要带一张身份证就行,“主要看看你的条件,可以的话当天就能上班。”

  陪聊陪酒仅是“冰山一角”

  夜里十一点,上海东北部某区的一座商务楼中,三楼的一家会所热闹非凡,震动的音乐声从包厢里传出,着装性感的女孩如莺飞蝶舞,不时穿进穿出。负责管理“场子”的郑总说,这间会所里的小姐有上百人,都由十多个“妈咪”分头带着。

  按照玩夜场人的流行说法,这家会所属于“素场子”,里面的小姐只陪客人聊天、喝酒、唱歌,当然,免不了被客人“吃豆腐”,但一般不允许“出台”。“所谓“出台”,说得好听点是一夜情,说得直白点就是性交易。”郑总说,在上海一些“荤场子”中,包厢消费乃至小姐“出台”都有标价,“比如包厢最低消费680元,小姐和妈咪的小费500元,如果带走的话,有的800块,有的1000块。”

  会所中光鲜亮丽的“小姐”,就是招聘广告找的“公关”,她们的收入构成包括客人的小费、按30%提成的酒水费,以及代客人点台的提成等。郑总告诉记者,很多会所一到晚上就位子紧张,有些客人喜欢找认识的小姐预约定台,如果还没到进场的时间,会所会安排点台的小姐陪客人一起吃个饭,点台小姐可以提取200元不等的费用。按郑总的说法,即便是在正规的娱乐会所,条件好的“公关”可以月入20000元,连帮客人点歌、送水果的女服务生(俗称“公主”)也能拿到1万多元。“关键就在你放不放得开。”

  郑总说,会所的小姐全部由“妈咪”带队,隔一段时间就换个场子,会所、KTV对她们来者不拒,只要能带来客源就行。而这些队伍总在不断补充“新鲜血液”,“因为赚钱实在是太快、太容易了。”他说,很多女孩自身条件不错,有的禁不住金钱的诱惑,有的被中介连蒙带骗,慢慢地就踏入了这一行,在他上班的这家会所,就不乏周边高校的女大学生。

  这位在娱乐业混了十多年的“老江湖”说,在中心城区一些豪华娱乐会所,奢靡腐化之风司空见惯。比如,一瓶市场价200元的洋酒,可以卖到2000块一瓶,一些客人为博小姐芳心,动辄就甩出几千上万元的小费。他说,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某些背景深厚的会所里,还有更惊人的内幕。

  足浴会所变相“特殊服务”

  处在灰色甚至“黄色”地带的娱乐服务业,涌动着大量不为人知的生活暗流。

  记者在上海一家隐蔽的论坛看到,很多人热衷于交流会所里的“服务体验”,甚至用英文字母暗示其中的色情交易。比如,很多人追捧中心城区北部某家足浴会所“服务到位”。记者近日来到这条小路上,在一处临街的小院外,找到了这家“最近很火”的足浴店。只见陈旧的门店外,一块不大的牌子上歪歪写着“足浴”两个字,店门里空间狭窄、光线昏暗,一位中年妇女懒散地坐在小凳子上。

  按照网上一些人的说法,这家足浴店除了常规服务,还会在精油推背等服务项目中,加入其他花样繁多的色情服务,甚至包括直接的性交易。“很多足浴、按摩会所都会提供特殊服务,只是尺度不一样,”有知情人士说,一些足浴会所会不敢顶风作案,“但只要肯出钱,就会变相提供性服务。”

  在同片区域内的另一家足浴会所,记者提出做个足部按摩,刚转上二楼的楼梯,服务生就神秘地侧身问道:“要不要做个油压?小妹很不错的,服务很到位。”记者假意询问服务内容,服务生笑了笑说,除了不能出台,其他店里的花样这里都有。服务生还直接说,只要多出60块钱加半个钟,小妹就会提供花式手法。记者随后以有事为由离开。

  “所谓“花式手法”,业内都很清楚,就是帮客人手淫。”知情人士肯定地说,“即使是公安突击检查抓到现行,这算不算性交易也很难说,因为不符合法律上对嫖娼的定义,很多足浴店就打这个擦边球。

  知情人士透露,在申城众多不甚规范的足浴店里,变相的“特殊服务”几乎成了一种常态。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