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上海爷叔救落水妇女续:事情搞大了换个地方钓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19日08:45    新闻晨报

 

12月8日,王立生穿着棉睡衣在家里休息。由于天转冷,他已很少去公园钓虾了。
晨报记者 杨眉 现场图片

  晨报见习记者 徐思伽 记者 姚克勤

  城市的每一个人都是城市的镜子,照见城市的性格、气质、风貌。年终报道《阿拉》,以个人的角度记录生动上海。

  【回放】

  11月1日上午,家住杨浦的王立生照常到杨浦公园钓鱼、钓虾。突然,“扑通”一声,就听到“有人掉进湖了”的喊叫。王立生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妇女头朝下栽倒在湖里,手脚不停抽搐。王立生来不及细想,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扔在地上,连外套也没脱就跳下湖救人。妇女幸运得救。

  随后,王立生收拾东西回家了,晚上照常去加油站上班,跟同事丝毫未提救人一事。

  最让我们牢记的,是他对晨报记者说的几句话——

  他说,“在路上捡到一百元,我不一定还,但一条命,我肯定救。 ”如此真实、坦率!不是高大全,但拎得清,自私亦有公,坦荡无遗。他还说,媒体要报道时,别把他的名字搞错了,并郑重地说,是“站立”的“立”,“生活”的“生”。话里充盈着对生活站立者的极度自豪感。

  对于有人质疑他跳水救人后衣服怎么还是干的问题,他赶紧自辩:“我这件外衣是从香港带回来的,防风防雨,所以下了水不会湿。但我的裤子包括棉毛裤都湿了,皮鞋上都是淤泥。 ”

  这真是一个活得很平凡而真实的人。

  率真点亮上海。

  “没想到,事情搞大了。”12月8日,一见到晨报记者,王立生这样说。一个多月前,他在公园救下一名落水妇女,被称为“上海爷叔”。如今,他算是红了,甚至有了中年粉丝,当然也有点烦,“以后,钓虾换在一个偏僻小树丛里,没有叽叽喳喳,比较清净”。

  时隔一月再见面,是一个深秋的上午,恰逢寒潮欲来。当时,王立生穿一套棉睡衣,正学习上网搜索,脚上一双手工拖鞋可别致呢,“这是我老婆自己勾的。”一边招呼晨报记者进屋,他一边拿出咖啡,“这是我女儿公司代理的,好喝。”

  跳湖救人的事儿,经晨报率先报道后,整整一周时间,“上海爷叔”只上过一天班,“其余时间都在接受采访,网站、电视、广播都来了。”再往后,每次去杨浦公园钓虾,总有人指着王立生说,喏,就是救人那个。他甚至还有了粉丝,中年阿姨。

  在工作的成都北路加油站,公司给“上海爷叔”搞了仪式,奖了钱。还有陌生顾客特地绕道来加油。

  还有王立生的女儿,有一次,同事突然问她,那个“上海爷叔”就是你爸爸吧?搞得长相清秀的女儿,满脸通红。“红了”之后,也让王立生觉得有点尴尬,比如在公园里白相,经常有叽叽喳喳的议论,让“上海爷叔”无法集中精力钓虾,一时收成顿减,“以前能有几十只,现在不到一半”。“稍微有点尴尬。”“上海爷叔”嘟囔了一句。不过,面对粉丝,他这话摆上不上台面的。为此,他特意把自己钓虾的地儿换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树丛,好在那里没什么人经过,比较清净,可以安心钓虾。”另外,现在天气渐冷,也不适合钓虾,所以王立生去公园的次数越来越少。

  现在,“上海爷叔”更专注于自己另一个爱好——藏着掖着的不少钱币和邮票,比如第二套人民币,一张一元纸币现在市场上是老价钿,“我不会卖掉,就是喜欢,有时拿出来看一看,太阳好了就摆出来吹一吹。”

  平时,要是休息,“上海爷叔”还会自学上网,目前刚开始,只会用“百度”,“我还不会打拼音,所以女儿给我弄了个手写板,很方便的”。

  在“百度”,“上海爷叔”搜索的第一个内容就是:钱币收藏的行情。其次就是:媒体关于杨浦公园救人的新闻报道。当然,他是偷偷看,偷偷笑——事情不能搞大,要低调。


相关报道:上海爷叔跳湖救落水妇女 受访时称媒体别搞错我名字 2011-11-03 08:13:56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