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上海人婚宴习俗演变:农村流水席渐行渐远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1日08:17    解放日报

  “今天的上海人怎样办婚宴”之一

  农村流水席渐行渐远

  本报记者 陈玺撼

  在家外的空地上支杆搭棚,摆上几十张桌子、几百把椅子,邀请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齐聚一堂,湖吃海喝,数天不归……曾经镌刻在老一辈记忆中的乡村流水席风俗,如今却渐行渐远。

  即使在上海北郊门户的宝山区罗泾镇,也难睹乡村流水席“芳容”。“今年秋天参加了十几场婚宴,都去了饭店,只有一场是在家里办的。”肖泾村樊家宅的退休老校长沈同宝对于流水席的没落不无感慨,他给记者讲述了不久前参加的唯一一场自办酒席。

  讨媳妇的是樊家,老沈的朋友。定在10月4日黄道吉日接新娘,前一天女方家在酒店请客,男方家派人取了嫁妆,用2辆货车、4辆小轿车浩浩荡荡运了回来。第二天,樊家将自家房间“清空”,又向隔壁邻居借了底楼的两间客厅和厨房,一口气摆进20多张桌子,中午、晚上连着开了近50桌酒席。中午一席尤为隆重,新娘伴着江南丝竹演奏走进婆家,摆香案、点花烛,待到宾客依次入座完毕,便拜堂、饮交杯酒,再送入洞房。一套仪式过后已是下午1点半,满座宾客此时才能“伸筷子”。酒席过半,换了礼服的新人还要出来敬酒。

  但据老沈介绍,这还是简化过的流水席。按罗泾当地旧婚俗,喜宴要连摆四天。第一天叫“杀猪羊”,办酒方邀请住在附近的亲戚来帮忙采办饭菜酒水,有条件的就杀猪宰羊;第二天叫“扛家当”,男方到女方家搬嫁妆,当天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全部到齐;第三天叫“跑新娘”,又叫“正酒”,中午男方带着花轿接新娘,在女方家吃过午饭,晚上在男方家摆酒拜堂;第四天叫“敲盆底”,没用完的食材再做一顿饭菜,款待为喜宴出力的乡亲。

  在郊区城镇,大多数婚礼已称不上“传统”,年轻人都选择在酒店办一次婚宴,且不分男方女方,与市区人没有太多差别。记者从罗泾镇文化活动中心了解到,该中心供租借的锣鼓、舞龙舞狮等传统婚庆道具鲜有问津者。生于罗泾的小李今年5月刚完婚,她表示,传统风俗流失固然可惜,但形式过于繁重,与现代快节奏生活“不搭调”。如果自办四天酒席,起码要烧100多桌饭菜,以前亲友住得近还能帮上忙,现在小两口自己住,上班又要朝九晚五,不可能坚守传统。此外,诸如“闹洞房”等习俗中往往有不文明的元素,许多年轻人也无法接受。

  除了办酒方,对“繁文缛节”感到不自在的还有参加者。老沈坦言,自己这把年纪,可经不起连续四天酒席的折腾。不过对于现代婚礼,他也有看法:“现在的年轻人办酒,喜欢互相攀比、铺张浪费,这在传统婚庆中是不提倡的。”据老沈回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下搬嫁妆、接新娘用的多是自行车、三轮车,现在却时兴租豪华名车,有些家庭条件较差的为“面子”也不免铺张,可一场婚宴下来,却没人记得住。

  据上海婚庆行业最新调查显示,上海新人婚宴宴请桌数平均为18桌,消费总额达8.9万元,逐年递增12%至15%左右,对新婚夫妇、家长造成极大经济负担。现阶段还需加强节约办婚礼的理念引导,罗泾镇文化活动中心负责人严跃进表示,随着改革开放和城乡一体化进程加快,目前上海的农村自办酒席正面临消亡的关口,虽然现代婚宴方式盛行,但传统婚庆中克勤克俭、邻里和睦等美德却不能就此丢失。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