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上海大众浴室4年内少了1/3 老年人安全问题难解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04日08:34    东方网-劳动报

  罗菁 薛健聪

  氤氲的热气中,裹着一条薄浴巾躺在沙发上,热手巾敷着、一杯清茶喝着,耳朵里传来的是旁边“噼噼啪啪”的敲背声。时不时有个熟人路过,打一声招呼,彼此问候两句,调侃几声……这样的洗澡场景,你是否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目前沪上依然坚持走平民路线的“十元浴室”如今尚存1600家左右,与2007年时的2500家相比,在短短的4年内就缩水了三分之一。由于经营压力大、老城区动拆迁以及场地租赁期满等原因,不少大众浴室渐渐从马路上消失,或是改为他用。这对于不少依然生活在旧城内的市民来说,在这个冬天想要只花点小钱洗把惬意的热水澡,就成了一件难事。

  对于大众浴室的逐步衰退,上海市沐浴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除了自身挖潜外,也希望政府能出台统一有效的帮扶措施,来为这些助浴点“撑一把”。

  小浴室里有我们的那些眷念

  在以前,在那个没有浴霸和空调的冬天,不少上海市民总会为了洗澡而伤透脑筋。虽然有脚盆和浴罩的帮忙,但住在石库门的人们依然会盼望洗上一个舒服的澡。这时候,一间不大但充满蒸汽的公共浴室,就成了他们最好的慰藉。在里面,有肥皂的淡香、有踢踏的拖鞋声,还有老里弄街坊的人情故事。

  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带来了便利,但往往也把这些曾经的记忆一起带走。如今,想要在市中心再找到这些大众浴室,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浴室的经营者表示,也许明年澡堂子就会悄然消逝。

  热情“粉丝”

  搬走了还会回来

  天泉浴室,地处杨浦区平凉路,不到10元的浴资在当下简直可谓廉价。不大的门脸,散发着潮气的存衣间,用脚踏着才能出水的笼头,身边的周遭似乎都回到了八十年代。

  在这儿工作的周师傅介绍,天泉浴室历史很长,印象中至少有三十多年,他自己的“洗浴活动”便多半是在这儿度过的。由于靠近居民区,天泉浴室有了一批数目可观的拥趸,即使在家中装了热水器后依然有不少客人前来洗浴,也正是靠着这些回头客的支持,像天泉这样的公共浴室才有了生存的可能。

  记者发现,虽然是白天,但仍有不少老年浴客穿着棉衣棉裤,提着“洗澡行头”上门光顾,有些浴客间还互相认识,买好浴票后说笑着往里走。周师傅解释道:“这些爷叔是浴室的粉丝,从年轻时洗到现在,一个礼拜来两次,几乎把浴室当成和老朋友聚会的地方了。”

  不少中老年浴客坦承自己对浴室的感情,承认看中大众浴室的主要原因是热闹。在这里,可以与邻居和朋友“坦诚相见”,话题言语之间显得人情味儿很足。

  在黄浦区丽水浴室内,来洗澡的同样主要是周边的居民,这里已经镌刻在许多人的记忆深处。甚至有搬走后还会定期回来的居民。这里的老板告诉记者,不少浴客随动迁而搬出了旧城区,可他们舍不得这样的洗澡环境,有的还会换乘两三部车,约好了旧邻一起去泡澡。

  慢慢消逝说不定明年就没了

  只要是目前依然存在的大众浴室,谈起经营状况,基本都会摇头说“不容易”。而事实也是如此,很多它们的前辈或是后辈,都伴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慢慢消逝,留存下来的也只是勉强经营而已。

  天泉浴室的周师傅回忆,仅平凉一个街道,最多的时候有超过20家公共浴室,都使用附近杨树浦电厂的热网供暖来提供热水。后来由于电厂改作他用,不少浴室因此而关门,目前只剩下5家了。

  丽水浴室周边最多的时候,曾有13家大众浴室并存,而如今也不过只有4家了。老板王先生目前努力维持着一个老浴室的“范儿”,在他看来,时代可以进步,但老浴室的那些味道不能全丢了。

  比如,在这里浴客拿到的依然是一种木质“筹码”,凭着这来换取柜子的钥匙。这在沪上大众浴室中,几乎已经瞧不见了。

  但即便如此,很多老浴室的“腔调”还是不见了。“‘车衣服’你知道吗?以前一下子把客人衣服吊到横梁的铁丝上,靠的就是手劲和眼力;还有,现在的毛巾都是蒸汽蒸出来的,以前可都是双手绞好‘飞’到客人处,没十几年资历压根办不到。”王老板说得头头是道。

  如今,和怀念这些相比,他显得忧心忡忡。“我们的浴室早就被划入了董家渡地区的拆迁范围,今天还能洗,说不定明年就没了。”

  赔不起啊顾客安全是一大顾虑

  你几乎可以为前往大众浴室的人们画出一张统一的脸谱:家里多数环境较小、没有独立卫生间、以中老年为主、没有太多经济收入……不过,面对这些“衣食父母”,浴室方面却有不少顾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老年人在浴室内的安全问题。

  老年人身体机能下降,平衡感和控制力相较中青年浴客有很大的衰退,往往对普通浴客没有威胁的地面、台阶却成了老年人“迈不过去的坎儿”。其次,由于浴室环境大多闷热,小型公共浴室的通风调节又不佳,这也大大增加了老年浴客的发病风险。今年11月18日,外地一名64岁陈姓浴客在浴室中摔倒,头部受伤,虽经抢救却仍不治身亡。浴室方虽然已经尽了提醒告知义务,但最后仍不得不选择赔偿6万了事。

  既要依托老年浴客生存,又要担心老年浴客沐浴时出现伤害事故,这样一道两难的命题成了所有小型公共浴室的心病。“赔不起啊。”一位老板如此感慨地表示。

  期盼“沐浴”政策阳光

  建议建立统一有效补贴政策

  平价、亲民,这是大众浴室受到市民喜爱的主要原因。但是,这并不能掩饰其日益衰退的现状。根据上海市沐浴行业协会的统计显示,上海市现有大众浴室1600家,与2007年的2500家相比减少了近30%,并呈现出中心城区不断减少、市郊逐渐增多的情况。不少大众浴室的利润不足10%。近年来柴油价格、水电费、管理成本等不断提高,致使大众浴室的经营状况普遍不佳,经营只能冬开夏歇。

  面对大众浴室的不断“减员”,上海市沐浴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浩认为,目前虽然各区对该类型浴室都有相关补贴,但并不统一,而且多为短期“解渴”,希望能够建立有效的资金和政策扶持。

  浴资跟不上原料涨

  所谓大众浴室,在业内有个大概的区分,主要的服务对象是缺乏沐浴设备的低收入家庭、习惯“泡澡堂”的老年人以及不断增加的外来务工人员。其收费均低于15元,有的只有7元、8元甚至更低。

  近年来,大众浴室的浴资虽然有所调整,但总体涨幅并不大,很多浴室几年来只涨了2元钱,甚至维持着原价不动,生怕调整后会影响浴客的数量。

  但是,原材料费用上涨却很快。以目前大众浴室主要的燃料柴油而言,市场价格早已突破7元,可2005年时不过只有3.67元。“柴油价格上调,对大众浴室较大影响,而浴室所能做的反应就是提前歇业,或者延长歇业时间。”王浩表示,这就是为何沪上很多大众浴室只是在冬天开业的原因。

  期盼更多“给力”政策

  近些年来,大众浴室的窘迫也得到了政府的关注,各区县对其都会有相关补贴措施。例如黄浦区就拨款60万元,对浴室内的消防设施、锅炉等进行了改造。而徐汇也采用了“政府贴‘大头’、浴室出‘小头’”的办法,将区域内大众浴室进行了改造更新,为老百姓冬季洗澡提供了安全环境。

  但是,在王浩看来,大众浴室需要更“给力”的举措。“比如在水电油方面的补贴,我们也和相关部门进行过协商,但至今仍然没有下落。”

  意外保险自己筹集

  而对于让大众浴室担惊受怕的意外伤害,沐浴行业协会只能自己筹集资金“接盘”。

  王浩告诉记者,协会向每位会员收取了300-500元不等的费用,组成互助基金。一旦出事,可按照缴费的100倍实施最高补偿。“虽然还是不够,但至少聊胜于无。”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