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年轻女子独自一人到医院生下小孩后悄悄离开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2日09:00    上海青年报

  两年前的夏天,一位年轻妈妈独自在新华医院诞下一名女婴,不久后一个人离开了医院,狠心撇下哇哇啼哭的宝宝。医院多次联系,妈妈仍然拒绝接回亲生骨肉,无奈之下,医生护士只能临时当起“奶爸奶妈”。如今20个月过去了,宝宝出落得白净可爱,但医院却犯了愁:“这个孩子有户口,不在福利院的救济范围内,难道让孩子在医院长大吗?”

  本报实习生 柏可林 记者 章涵意

  “打扮时髦的年轻妈妈”

  没看过女婴一眼就独自出院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新华医院儿科住院部,得知宝宝已被一位护士带回家里过夜。一位张姓医生告诉记者,她清楚地记得在2010年6月6日那天,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妈妈独自来到新华医院,“那位妈妈名叫陈馨璐,20岁左右,很年轻。”几个小时后,陈小姐在产房顺利诞下一名健康的女婴,随后住院进行常规的产后治疗监护,病情稳定。“奇怪的是,在陈小姐住院期间,从来没有家属探视过。她甚至拒绝交纳医疗费用,偷偷地出院了,连宝宝的模样都没瞧过。”

  发现陈小姐“失踪”后,医生护士立即赶到5楼儿科病房查看女婴,竟然惊讶地发现,刚出生的宝宝仍然躺在观察室的小床上。“妈妈撇下刚出生的孩子,多狠心啊!”儿科病房的医生和护士商量决定,一边联系陈小姐,一边担当起“奶爸奶妈”的角色。当初孩子的名字都没来得及取,医护人员便给孩子取了个小名,叫“璐璐”,“因为她妈妈的名字里有‘璐’字。”

  半个月后,璐璐可以出院回家。医生拨打了陈小姐留下的联系电话,“刚开始,她予以拒绝,说‘我不会来医院接她的’。过了几个月,电话号码已经是空号了。”

  吃医院配餐、穿合买新衣

  医生、护士轮班做她“父母”

  医护人员联络不上陈小姐,无奈之下,只得向上海市儿童股福利院反映情况,希望福利院能收留璐璐,可惜最终未果。“陈小姐是上海人,璐璐有上海户口,不在福利院的救济范围内。”

  医生护士望着这个无家可归的小宝宝,不知如何是好。经协调,医生护士们自发筹集资金,轮流照顾起这个无辜的宝宝。

  “最初,璐璐住在儿内一病区的病床里,我们可以随时监控宝宝的健康状况。”直到去年7月份,璐璐年满1周岁,躺在新生儿病房的小床上显得格外挤。为了保证璐璐在生长发育时有足够的空间,医护人员把她转出了病房,安置在5楼走廊里的一张大病床上。

  平日里,病房阿姨和医护人员会轮流照看璐璐,但忙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无法时刻守在璐璐身边。为了保证璐璐的安全,每天晚上,由不值班的医护人员把璐璐抱回家,白天再带回医院,吃的是医院的配餐,穿的是大家凑钱买的新衣。

  现在璐璐已经满20个月了,出落得天真可爱、活泼健康,进入了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阶段。“孩子的父母在哪里?”医护人员真心希望陈小姐能带璐璐回家。

  在邻居眼里,弃婴的母亲

  “独住,没工作,神出鬼没”

  为了了解陈小姐遗弃孩子的原因,记者辗转前往她的住处一探究竟。茭白园路靠近兰州路,有几幢即将拆迁的老式民房,陈小姐就住在其中一幢破旧民房的二楼阁楼上。一位中年女邻居告诉记者,“她不在。”得知记者来意后,这位邻居长叹一口气,“她就是这么一个人……”

  在邻居的口中,陈小姐是一个孤僻的人,“她长得很干净漂亮,皮肤白白的,留着中短发,可惜性格不太好。”据邻居介绍,陈小姐是上海人,在茭白园路租了一间阁楼房,一个人独住,“她没有工作,神出鬼没,大家都不清楚她每天究竟在忙些什么。”

  怀孕期间,曾有邻居热心地问陈小姐是否需要帮忙,不料碰了一鼻子灰,“她呵斥道,‘关你什么事’。”至此之后,很少有人主动与陈小姐说话。

  》说法

  弃婴母亲已构成遗弃罪

  居委会可出面进行诉讼

  华东政法大学民法学院教授傅鼎生认为,把不满2岁的孩子单独留在医院,是遗弃行为,构成遗弃罪。“年仅20个月的女婴不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父母作为监护人,应当负起抚养义务。如果拒绝抚养,就构成遗弃罪。”傅教授表示,“弃婴行为根据刑法规定的遗弃罪论处。依据我国刑法第261条,情节严重者,将面临刑事处罚。”

  根据傅鼎生教授分析,弃婴的处理方式可按有、无户口区别讨论。“没有户口的弃婴,可以被认为是孤儿,应当联系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等儿童福利机构,由专业人员对孤残儿童提供养育、医疗、家庭寄养等服务。”对于有户口的弃婴,傅教授建议,努力联系孩子的父母,劝导他们把孩子领回家。“若父母不愿接回孩子,居委会应当出面进行诉讼,通过法律途径让孩子的父母履行监护和抚养责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