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正文

强势妻子怀疑丈夫有隐情 约谈丈夫女同事被说神经病

A-A+2012年12月14日09:05新闻晨报评论

  倾诉女主角:洁(化名),47岁,教师

  □心理咨询师 王浩

  洁中等身材,黑色短发,衣着整洁,看起来很精干,可等她坐定下来时,我发现她眼圈略黑,精神也显得比较萎靡。她说自己近来身体不适,情绪不佳,经常失眠,被医生诊断为焦虑、抑郁。开始,她只是说自己心情很抑郁,也比较自卑,直到聊了很久,她才开始谈到真正的问题——原来她认为,自己维系了二十多年的夫妻关系出了问题。

  心脏病发作,让我的事业停滞

  我的生活,从去年心脏病发作开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过去20多年,我一直在中学里做老师,并且担任班主任。作为老师,我看到学生在自己的教育下成长、成才,确实很有成就感,有时也觉得很幸福。但不可否认,日常教学工作还是很繁琐、很辛苦的,而且还有不少压力。每次考试,尤其是统考,不仅对学生是一次煎熬,对我们老师同样如此。考试之后的统分、排名,其实也是老师们之间业务水平的比较。多年的压力,让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去年3月我心脏病发作,住院治疗了3个月。

  出院后,学校领导为了照顾我,提出让我不再当班主任,转做学校的图书保管员,兼任一个班的数学课。虽然工作轻松了,可远离了熟悉的岗位,我的心情却不那么好了。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精力下降,对日常活动的兴趣也越来越缺乏,比如以前会很兴奋地与朋友逛街、聊天,如今却懒得出门;以前会很有兴趣去看场电影、读本好书、烧个好菜,现在却都提不起劲来。更糟糕的是,我的睡眠质量急剧下降,晚上睡不着、早晨起不来,工作时难以集中注意力,效率下降,行动也越来越迟缓。

  由于心理压力大,丈夫劝我去看心理医生。我曾前后做过三次心理咨询,其中第一次是他陪我去的,后两次是我自己去的。经过心理测试和诊断,医生说我是心理抑郁和焦虑,并给我开了一些控制抑郁和焦虑的药,每天上午吃一粒抗抑郁的药,下午吃一粒抗焦虑的药。我坚持吃药,但感觉似乎作用不大。

  难道洁只是因为职场压力前来咨询的?以我的经验,如果只是这些问题她不会反应这样强烈,接下来还有许多问题需要了解。我请她谈谈自己的家庭。

  在梦中见到公公凶狠地骂我

  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在我家父亲不拿什么主意,妈妈才是家中的一把手。我是家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从小我就帮助妈妈操持家务,渐渐地也变得比较能干。如今在我家,也是什么事情都是我决定的,跟丈夫相比,我比较强势。

  丈夫也在教育系统工作。20世纪80年代初,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上海一所高校任老师,我们经人介绍结识。那时我们觉得彼此条件相当、工作也类似,所以经过一年的相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后儿子出生了。在双方的亲友和同事的眼中,我们是珠联璧合的一对佳偶。可其实,我们之间一直有些问题,彼此的感情并不如外人眼中那么好。

  丈夫老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兄弟姐妹共4人,只有他一个人考取了大学。因为他收入最高,他的父亲就对他有许多要求。结婚之初,我们贷款买房,后来又抚养孩子,开支一直很大,生活并不宽裕,可是他家的亲戚经常来借钱,每次都是几千元,说是借的,基本上有出没进。我并不是小气的人,但做事总得量力而行吧?我们自己欠银行的钱都没还光呢,就成了他家人眼中的“银行”了?可丈夫好面子,只要家里人开口,他就不打回票。为此,我与丈夫曾经争执过好多次。最后,他终于答应,没有我的同意不再借钱给亲戚了。

  知道这个约定后,公公对我们意见很大。儿子出生后,婆婆曾经过来帮我们带孩子,出了这件事情后,公公把婆婆叫回去了。过年回家,公公家的人对我很冷谈,不时冷言冷语地讽刺我,有时还指桑骂槐地骂我……从小到大,我从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对待,可以说,即使现在公公已经去世,可是我依然经常在梦中梦见公公凶狠地骂我,有时我还会被吓醒……

  丈夫频频与女同事通电话

  丈夫不爱讲话,我们夫妻间很少交流,儿子已经上大学,我在家中常有孤独的感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不知道怎么地,就想到用电脑查阅丈夫的手机账单。结果我发现,在丈夫这一年来的通话记录中,有一个手机号码出现的频率非常高。

  这不正常!我偷偷地调查,发现这是丈夫单位一个女同事的手机号码。这个结果,让我联想到此前发生的许多事情。比如,丈夫曾将自驾车借给她;这个人经常求丈夫在学术活动和职称晋升中帮助她;比如丈夫曾说过,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

  这一切让我心如刀割,感觉非常委屈。我真的没想到,做了二十多年夫妻,我为家庭操心费力:买了两套房子,储蓄上百万元,辅导孩子考上了理想的大学,结果如今我身体垮了、事业没了,他还要给我来这么一棒!我真的想不通!

  我找到了这位女教师,让她不要破坏我们的婚姻;又去找到了丈夫学校的领导,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员工;又质问丈夫,怎么能这么狠心。可是,无论是丈夫还是这个女教师,都不承认他们之间存在暧昧关系,反而说我疑心病太重,无理取闹,甚至还说我有神经病!我怎么会有神经病?即使有,也是被他们气出来的!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虽然洁的态度非常强硬,但我能感觉她内心的痛苦……

  【解码】

  “刺”保护了自己,也隔离了别人

  姑且不论洁的丈夫是否真的有出轨行为,但洁对丈夫的怀疑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正常情况下,谁会没事去查伴侣的手机账单呢?

  我曾问过洁,为什么会想到去查丈夫的账单?洁也说不清楚,但强调,多亏查了,否则真不知道丈夫背叛了她!

  之后洁的种种行为,与其说是“惩罚”丈夫,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保护——如同一只刺猬,团起身子对别人竖起浑身的刺,其实只是为了保护柔软的肚子。但当她竖起浑身的刺时,其实也把自己与周围人隔离了。所以,她会孤单、焦虑,乃至发展到失眠、抑郁。

  【支招】

  好胜心不要用到家庭中

  首先,帮助洁从低落情绪中走出来。我注意到,洁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平时对家人和朋友也大多是报喜不报忧的,因此内心的痛苦几乎没人知道。所以我给她机会宣泄负面情绪,并在这个过程中给予充分的共情和支持,让她感到被信任、接纳和温暖。

  第二,处理和公公的问题。洁对公公有太多的愤怒、怨恨压在心里,公公愤怒的面容时刻萦绕在她的脑海,为此她经常被恶梦惊醒。我告诉她,找一张公公的遗像,然后对着“公公”说出她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对公公以前的误解给予一个解释。不久她告诉我,当她和公公说再见的时候,公公在她心中的形象不再那么凶狠,变得慈祥起来,她再也没有做恶梦。

  第三,分析洁和她丈夫的性格,有针对性地改善夫妻关系。

  因为早期父爱与母爱的缺失,洁的丈夫爱的情感被压抑了,所以,他格外期盼别人对他的尊重、关注和肯定。可惜的是,他渴望的爱在洁这里没有得到。他压抑了自己的不满和失望,所以他在家不爱讲话;同时,他在家外寻求母爱的安全感和被尊重被崇拜的感觉。比如,他喜欢与崇拜他的学生交往,喜欢与温柔的女同事交往,等等。

  而洁呢,她的人格中存在一个坚强、好胜的子人格,这使她能在艰苦的环境中自强不息,在激烈的竞争中获胜,但在夫妻关系中,这个子人格却让她表现得过于强势,压抑了她温柔、温顺的女性气质。所以我建议她有意识地注意角色的转换。

  【心灵对话】

  我的付出他并不领情

  我:你能不能讲一些家庭的事?

  洁:丈夫工作忙,经常早出晚归,家里的事情都是我管的,无论是接送孩子上学、张罗每天的柴米油盐,还是购房、买车,都是我在操心。这些年来,我对这个家付出多少呀,真的太累了。

  我:你丈夫如何看待你的付出呢?

  洁:他并不领情,相反还说自己在家里没有地位,说我太强势了,说既然我喜欢管,就让我管好了。平时,他在家不太讲话的。

  我:你能谈谈丈夫小时候的家庭生活吗?

  洁:他从小家境贫寒,父母都是农民,他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妈妈喜欢弟弟,对他不好。他爸爸脾气暴躁,动辄他就要挨打。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