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正文

女子与前夫几无亲密举动 新男友有暴力行为

A-A+2013年3月20日08:52新闻晨报评论

  心理咨询师 楼明明

  倾诉女主角:小妍(化名),36岁,销售

  与前夫几乎没亲密举动

  我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在离婚前,我的工作和生活还算顺利,可离婚后,却觉得自己的状态一落千丈:一有空就会想到失败的婚姻,想到现在的男人怎么会这样,想到自己老大不小还没找到归宿,就很难过、伤心、焦虑、紧张,白天没法集中注意力,工作状态极差;晚上睡不着,总是东想西想,结果休息不好影响工作。

  我知道自己调节能力很差,但这份工作目前对我来说是唯一的经济来源和精神支柱,我不能没有它。于是,我就让医生给我配帮助睡眠的药,希望通过药物改善睡眠。结果药量越吃越大,问题还不能解决,反而又出现了皮肤瘙痒的副作用,我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

  几年前,我通过网上交友认识了前夫小彬(化名)。小彬比我大8岁,从小在上海长大。他家境不错,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小彬本人老实、学历高、工作好,收入也不错。而我则是知青子女,家里条件不好,上海的亲戚都看不起我家。小彬和他的家人对我很好,特别尊重我家,我被这样的温情打动,很快我们就结婚了。

  结婚后,我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结婚一年,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夫妻间的亲密举动,他冷得很,从不主动,对我也没热情。我实在忍不住,就说给了小彬父母听。他父母说可以通过治疗改善,可小彬并不积极。为了自己的幸福,我硬拉他去治疗,总算情况有所改善。说实话,我对我们之间并不满意。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我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去医院检查却发现,孩子已经死了,必须做引产。

  住院做手术时,小彬从没来看过,一切都是他父母操办的。我特别伤心,这个孩子也是他的呀。我想了又想,决定和他分手。

  父母回上海后整天争吵打闹

  离婚后我搬回了自己家,原本想过一段清净的生活,可父母争吵不断,心境不断被干扰,让我恨不得能早点逃离。

  我的父亲是上海人,母亲则是东北人。父亲上山下乡时在当地认识了母亲。父亲老实内向、不善言辞,而母亲热情外向、敢说敢当,性格的互补,使他们相爱了。小时候我家很和睦,父母也非常疼爱我。在学校,我也很受欢迎。

  随着知青返城,我们家的生活状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一家三口,从北方迁回了上海。到了上海后,因为没房子,三个人挤在爷爷家8个平方米的亭子间里,还因为落户口、住房子等问题导致了亲戚之间的矛盾。

  母亲不习惯上海的生活,又觉得父亲的亲戚都看不起她,所以整天在家发脾气。父亲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再加上回到家乡后遭遇的冷遇和挫折,脾气也不好,所以,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他们从争吵开始,到后来大打出手,家彻底失去了和睦与温馨。

  压抑的家庭氛围,让我把唯一的出路押在学习上。可是,因为上海和东北的教育水平差异,我的成绩也一落千丈。总算,我还算聪明,通过努力考上了大专,找工作方面也比较顺利。

  然而,在我的终生大事上,父母不仅没能给予指导,反而加重了我的失望。在我犹豫是否要离婚时,父亲大发脾气,气急败坏地对我说:“你再不离婚,就不管你了”;母亲则不管不问,任由父亲发泄。如今我迟迟不能再婚,他们又整天唠叨,恨不得我明天就出嫁。

  结识的男友有暴力行为

  其实这两年,我的生活中也出现过一个人,他就是小炅(化名)。一次偶然的邂逅,我们相识了。小炅比我小2岁,也曾离异。

  小炅对我很好,听说我出差回来,会深夜来接机;听说我加班,会特意到公司来给我送饭菜。在他的进攻下,我们有了不定期的、瞒着父母的同居日子。

  虽然小炅好起来对我特别好,不好起来却会动手打人。有一次,把我打得鼻青脸肿的,不得不去医院。小炅曾向我保证,以后不会了,我不能相信。父亲和母亲之间的打闹已经让我对家庭暴力害怕了,我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到头来也像他们一样。最终,我狠心拒绝了他。

  从这以后,我无论在生活还是在工作中,始终对男性敬而远之。回顾我接触过的男性,不是对我冷冰冰的,就是特别不正经,或者就是脾气暴躁,让我觉得男人怎么都是这样的?这个家我又实在不愿意呆下去了,我该怎么办呢?

  [解码]

  躲避自己的女性特质导致了焦虑

  小妍的状况,看似是因自我婚姻失败而产生的个人焦虑问题,实际是她对自己女性特质的逃避,这种逃避来自于她的成长环境和父母。然而这种逃避却无法真正掩盖她自身的女性本能,于是观念与本能之间无法消除的冲突让她焦虑不已。

  小妍父母的婚姻,具有时代特点。异地文化的差异是小妍生来就负载着的。个性上,她有母亲北方人的直爽、泼辣,加上童年时期在东北简单、顺利的生活,让她一度觉得自己是个“小公主”。然而回上海后,整个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在注重人际关系的青春期却遭到了周围人的冷遇和鄙视。于是,她不得不自我保护,从一朵骄傲怒放的花儿,变成了一棵含羞草,只敢躲在角落默默吐芳。因为性格上的保守,也因为对父母婚姻的逃避和失望,可以说,小妍是在无知状态下踏入婚姻的。盲目进去,匆忙出来。直到现在她还在恍惚,前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婚后,因为得不到家庭的支持,小妍离婚的创伤始终没有得到愈合,又增加了对未来的焦虑。

  小妍的这种冲突焦灼,如果能有一个朋友或同事的圈子,也许会有机会宣泄掉一些。可惜的是,小妍在父母从小的影响下,观念非常保守和封闭。她说,自己从不和男同事多说话,因为他们好不正经。曾有人当面夸她容貌,说“你这么漂亮,如果没结婚,就嫁给我”。她就觉得对方不正经,从此“不睬他”了。出差时,有同事说,在外面可以轻松一些,她也会当真,继而把他们看作另类。其实平日不是没有异性接近她,是她自己老要躲着别人。实际被夸奖时,她会高兴,但不敢表露,不然就觉得会被看作“不正经的女人”。

  于是,在缺乏正确的女性心态和行为的情况下,小妍虽然有一颗恨嫁的心,却迟迟不能找到合适的人。

  [支招]

  勇敢正视自己的女性需求

  作为一个女性,小妍太简单、淳朴了,咨询开始,我近乎在做扫盲性的工作。我跟她说对女性角色的特质把握,女性生命生长环节的了解,对婚姻内容的具体条分析等等。探讨和领悟使她明白了焦虑的原因,打破了自我压抑和恐惧,自然而然提升了她把握生命能量的能力,她不再惧怕自身的女性特质,也敢于正视自己的女性需求了。

  在宣泄和探讨之后,我还指出了她认知思维单一化的倾向,鼓励她学习从现实中开动脑筋,勤思维,加强多元化思维。这方面的探讨得到的反馈,使她的工作不像以前那么紧张吃力了。她说自己有巨大的生存压力,销售工作又是一种竞争特别直观的职业,为了保住岗位,拼命赚钱成了她的单通道。现在眼界开了些,出路问题也被看淡些了。在自然状态下工作,反应和效率反而提升了,她原有的乐天性被找回了一些。同时,在扩大交友圈子上也有所突破,自信心在不断建立中。

  最后,我们进入了婚姻探讨阶段。我与小妍一起回顾了她父母的婚姻,剥离出她的无意识模仿和跟随,鼓励她根据自己的状况去思考真正想要的婚姻关系。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